月冉酱

不常画画的画手
不写本命的写手
全职/剑三/没啥嘞。被剁成了酱(

【此方彼方】全职/十二国记paro/方王方-14-

14.

方王二人在许老板随从的引领下向营区一角的小帐篷走去,那帐篷算是双人帐篷里最小的一种了,引得方士谦心里连连笑骂奸商,一边掀了帘子进去,帐中却比外观精致的多——大小暖炉,桌案坐垫,屏风澡盆一应俱全,唯独抠门的,就是只一张床了。方士谦刚想苦笑着跟王杰希说又要委屈小大夫了,却发现身边只有侍从,那人根本就没有随他进帐子来,这才明白过事儿来,原来自己跟小大夫住惯了,一个定势思维错怪了许老板。
花了点时间把自己打理干净,方士谦更换了早已准备好放在床上的衣物,紫色布衣极随意的穿在身上,领口搭得随性像件浴袍,半干的银发随手拢了拢搭在一边肩膀,外袍像挂在挂衣钩上一样有气无力地披在方士谦身上。侍从手里还拎着件披...

【此方彼方】全职/十二国记paro/方王方-13-

仿佛成了诈尸系列→_→。。。

13.

纵使王杰希狂放不羁,也是不敢擅自让这上古异兽大摇大摆地落在升山营地中央的。未至傍晚,一行抵达升山营地边缘的小树林。崇草旋即一变又成了只狐不狐犬不犬的小兽悠闲地跟在方士谦身边微摆着长尾,女怪则是再次隐入麒麟的影子里。

“士谦,今晚想住哪?”王杰希假意搭理自己的行李,实则想套话问一问这麒麟想以怎样一个身份进这升山的集子。

“升山营地里有借宿的地方吗?”方士谦马马虎虎地挠了挠头,升山营地里面这些事他是不懂的,毕竟在方式前的记忆里,十几年前的升山中他唯一的工作就是坐在那高高的大殿上重复着“中日之前望多保重”这句话。

而王杰希一听这话则是又意味深长的一笑...

【此方彼方】全职/十二国记paro/方王方-12-

12.

方士谦头上那段角支在王杰希耳边,嘴巴抵在他肩膀上,两个人就保持这个姿势沉默着交换体温。方士谦以为王杰希会安慰他说我都懂之类的傻话,可他什么都没说,只用双臂环过方士谦的身体,顺着脊柱一遍遍的抚摸,耐心梳理他的呼吸。这法子确实奏效,王杰希的体温随着脊背的摩擦传到自己身上,篝火在他眼前温和的跳动着。也许是折腾的时间太长,话说的太多自己也累了,方士谦竟觉得有些困倦。

王杰希并不是没话说,只是此刻安慰的话说出来何其无力,别的话又会激起更沉重的话题。本着病人身体要紧的职业操守,他只好全都打包憋回去闭嘴老老实实帮他顺气,希求这夜赶快过去不要把自己憋出内伤来。随着怀里的人呼吸渐渐稳定下来,王杰希想...

【此方彼方】全职/十二国记paro/方王方-11-

11.

赶巧崇草又卷着寒风飞也似的回来,将口中衔着的水囊递到王杰希手上。嘟嘟囔囔的朝王杰希补刀,【亏得老夫老当益壮,箭射进随便一个谁心尖上不得当场嗝屁着凉。旧伤恢复成这样不错了,不然这小毛孩儿早疼得回炉重造去也~。】

崇草嘴上无口德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一双眼珠子还不住地往方士谦那边瞥,王杰希又在他视线里碍眼,最后只得转过头不看了,度回茅屋一角悻悻地补了一句,【哼。】

王杰希嫌弃地手上擦着水囊上他的口水,秉承着用人不疑的宗旨没敢问它四只爪子一张嘴怎么接的水。随即神情复杂的回了崇草一记眼刀,心想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这世道……

不怕妖魔会打架,就怕妖魔说鬼话!

王杰希用草药泡水沾了快布叠

【此方彼方】全职/十二国记paro/方王方-10-

啊。。。各位七夕快乐!

无以为爆只有更文啦→_→

----------------------

10.

崇草沉着头走近方士谦,它身形高大,弓着背低着头鼻子才与方士谦的额头平齐,巨兽略带不屑地对着方士谦的脸喷了口热气,仿佛是在嘲笑这幼小的麒麟连区区千年的悲欢都承受不来。

外力注入的悲伤让他难以习惯,方士谦感觉自己的心脏几乎要被挤炸了,每一次心跳都像地震一样撞击着他的灵魂,震耳发溃,向全身泵着几乎要凝滞的血液,沉重感逐渐向四肢百骸蔓延开来。双眼被泪水蒙得难以对焦,恍惚间飞速消失的画面与面前这个大家伙不停的重合崩离,方士谦控制不了那些画面,只得把双眼闭上。他下意识高高举起左手,有点抚摸性质...

【此方彼方】全职/十二国记paro/方王方-9-

9.

【汝乃……】方士谦一张口,呼吸似乎有带动起那些早已尘埃落定的粉雪,在对视中压抑已久的空气再次流动起来。

【上古妖魔……名唤……】方士谦定了定,他发觉讲话太影响自己集中精神,呼吸的气息、额前白发、落在睫毛上的粉雪,似乎所有对他的不安定影响一瞬间都最大化了。

【名唤……嘲风*……】竭尽精力念经一般朗声念出这个名字,面前的困兽身子突然紧绷起来,看来是被方士谦说中了。方士谦终于说完一整句,颇有面子地闭了嘴不再讲话,眼神里增了几分厉色,有几分算命先生忽悠人的意思。

另一头的王杰希大气都不敢出了。一切都来的太过突然,从身边这只女怪出现、大喊“台辅”的瞬间,王杰希记忆的片段全部打乱,穿针引线全...

【此方彼方】全职/十二国记paro/方王方-8-

8.

 

那人迅速从方士谦身上连滚带爬的起来,冲到大门口用几根破木梁抵住门板。屋外突然响起一声尖啸,一个巨大的东西撞上那个本来就只能容下一个人通过的破窗,震得窗口的土坯不堪重负的往下掉。那大家伙有茅屋那么大,根本没可能进得来,只得在茅屋外面转着圈的叫嚣,长着大口向茅屋里呼进一口带着血腥的腐烂气息,鲜红色的一双眼从墙上那个曾经是窗子的洞向里看,方士谦被血腥味熏的皱紧了眉头,眼神不善,那凶兽和他对上 眼瞬间被激怒了,更剧烈的冲撞起来。女怪感到危机,在他耳边暗暗说,【台辅,是嘲风。】

方士谦看着血腥味道的源头,身子向后挪了挪,背靠在墙上,长衫背后马上湿了一层,散发被冷汗黏在

【此方彼方】全职/十二国记paro/方王方-7-

7.


方士谦不知自己睡了多久,醒来时怀里像抱着个小火炉,暖乎乎的。外面雪仍未停,天阴阴的分不清时候。他用力眨了眨眼才让自己的视线对上焦,才发现这个小暖炉是自己的“小大夫”。还没完全醒盹的方士谦身上仍是无力,勉强挪了挪身子,牵动得身旁的人也折腾起来。

拖着疲惫的长音伸着懒腰哼唧了两声,王杰希转过头正对上方士谦一双透着狡邪笑意的睡凤眼,习以为常的问候到,【醒了啊。】

【嗯。】方士谦没笑别的,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人睡着的时候好好的,可一睁开眼就怎么又是大小眼了,打趣道,【小大夫怎么医患关系好到同床共枕的地步了?不怕我这身毛病传染给你?】

王杰希眼里也透出些不屑得笑意,挪了挪胳膊将那只被方士谦攥着的爪子伸...

【此方彼方】全职/十二国记paro/方王方-6-

6.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医者,王杰希秉承着死马当活马医的优秀职业品质迅速安顿下方士谦。转头把行囊和货箱搬进屋来,自行囊中掏出了那张几乎每晚都盖在方士谦身上的毯子裹在他身上掖好。又一路小跑出去折了一把看起来比较易燃的细柴禾进来在灶坑里架好,掏出两块打火石搓了几下,那柴禾沾了雪并不易燃。方士谦只好先自货箱里取了一叠引火纸引燃塞在那柴禾架子的芯里烘着,拿着火石和包裹里的几样东西转身凑到方士谦那边盘腿坐下。

方士谦不知是睡了还是晕了,锁着眉头闭着眼,让王杰希看着都替他难受。一边观察方士谦的状况,王杰希手上也没得闲,摆出方才自包裹里取出的两样物件,一个脂粉盒子,一只手炉香炉一类的袖珍炉子,从胭脂盒里...

【此方彼方】全职/十二国记paro/方王方-5-

溜号一大圈回来发现变化不小,然而tag并不会改。就这样吧。

--------------------------

5.

折腾了一上午,二人可算将行李收拾妥当准备出发。王杰希自然是背着药箱行囊,方士谦作为病人则轻装上阵,因为体质的关系王杰希负重前行也比方士谦快上不少。二人一前一后地行着,王杰希用根木杖在前面的落叶地里敲敲打打,发出有节奏的、簌簌的声音,方士谦则是干脆拄着木杖借力撑着。

【小大夫敲什么呢?】走了一段路,二人无话,方士谦有点憋不住,起了话茬。

【这附近妖魔多,来捉妖魔驯骑兽的猎人也多,地上经常有些捕兽的陷阱。】

【哦……】方士谦一路都是被女怪保护着过来的,哪里懂这些,【诶...

© 月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