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冉酱

不常画画的画手
不写本命的写手
全职/剑三/没啥嘞。被剁成了酱(

画中仙

#离经&太虚 
#花羊花羊花羊……循环滚中…… 
#无料无肉 画苦手姑且写个文案记下来 手打错字请忽略 正文短注意 
--+-+-+-+--++-+--+---+---+-+-+-+-+--+ 
〔1〕 
离经很久没有兄长的消息了。 
就仿佛那位身在山巅的兄长真的羽化登仙,而自己这身处俗世深谷的凡人眺也不见影。 离经深知自己总是对那位太过虚幻的兄长有些太过虚幻的憧憬。 憧憬着兄长何时停下脚步看看他,何时转头冲他笑笑,何时称赞他的画好,何时称赞他医术高明…… 
这些却都是离经从未盼到过的。
 同样没盼到的,是那封阴错阳差失落的丧报。 
〔2〕 
与兄弟不同,太虚生性冷淡。
 从前的他丝毫未感受过自己决心参战时心里那样难以抚平的波澜。直到他身处昆仑战场,面对比他冷漠了更久,更深沉的冰原。
 从前的他丝毫未觉得心里有一个人是放不下的。直到现在,躺在血泊之中也不。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追求着的仙途是多么飘摇,无依无靠。 
凭虚御风竟非快事,修仙问道亦非吾愿。 
太虚突然想凭依些什么了。 
〔3〕 
离经大夫闭门多日不问诊了。 
离经大夫的房里裱起各种各样的花卷了。 
同门之间渐渐流传出离经大夫痴迷修仙的传言,听说大夫房里挂的竟是些仙风道骨的道士画像,而那画中人同大夫的容貌是一摸一样…… 
离经大夫一定是疯了。 
就连离经都觉得自己有些不正常,对着自己的画发愣,甚至觉得看的多了,那画中的人便会从画里出来拥他…… 
〔4〕 
对不起,离经,为什么从前从不回头看看你呢,可笑的是我连自己追求的到底是什么都不知…… 
对不起,离经,作为兄长的我一定很不合格吧…… 
对不起,离经,我…… 
离经梦见雪中那人回首,不知那人是看自己的足迹还是远远被抛在后面的他。
那就请作为挚爱之人相待吧,太虚。
离经听到自己这样呢喃。

〔5〕 

相传离经大夫突然瞒着同门离开了医馆,房间里依旧陈列着平日日用家当,唯书房壁挂仅剩一副华山风雪图,画中雪原深处两个相同身影相依,一着青衫,上有斑驳红色似牡丹;一着墨袍,身负药箱持笔与药囊。

从此再无消息。


----end----

评论(3)

© 月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