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冉酱

不常画画的画手
不写本命的写手
全职/剑三/没啥嘞。被剁成了酱(

【此方彼方】全职/十二国记paro/方王方-12-

12.

方士谦头上那段角支在王杰希耳边,嘴巴抵在他肩膀上,两个人就保持这个姿势沉默着交换体温。方士谦以为王杰希会安慰他说我都懂之类的傻话,可他什么都没说,只用双臂环过方士谦的身体,顺着脊柱一遍遍的抚摸,耐心梳理他的呼吸。这法子确实奏效,王杰希的体温随着脊背的摩擦传到自己身上,篝火在他眼前温和的跳动着。也许是折腾的时间太长,话说的太多自己也累了,方士谦竟觉得有些困倦。

王杰希并不是没话说,只是此刻安慰的话说出来何其无力,别的话又会激起更沉重的话题。本着病人身体要紧的职业操守,他只好全都打包憋回去闭嘴老老实实帮他顺气,希求这夜赶快过去不要把自己憋出内伤来。随着怀里的人呼吸渐渐稳定下来,王杰希想这人定是睡了,刚要把人放平,怀里又响起了一个瓮瓮的声音。

【小大夫……】声音被王杰希的肩膀裹着,在他心头闷闷的震动着。王杰希侧头看怀里的人,距离太近看不清明,方士谦从他肩膀上撤出来,火光映得他脸通红,眼睛里一片茫然,眼睫上还挂着泪花,那只角短了几分像是要缩回去了,他用一种可怜的,近乎哀求的语气道,【我不想死……】

【……嗯。】王杰希出身草芥,骨子里却始终有种不畏强横的傲气,可这可怜巴巴的眼神对王杰希来说简直是犯规,像把软刀子噗嗤噗嗤地往心窝里戳。他实在受不了这眼神儿,抽出胳膊用手轻抚方士谦的眼睛让他闭目,把人放平,撑着身子坐起来将那块布又在药水里浣了一把搭回方士谦眉目上,隔着布为他按了三圈眼周穴位。方士谦不再揪着他了,紧挨着女怪一只胳膊曲着放在身上,另一只在身侧,保持着王杰希给他摆的姿势静静地躺着,活像个巨型摆件。王杰希想起二人初次相遇时自己口无遮拦地说出徽麒活不过今冬的言辞,在心里狠狠抽了自已两个大耳刮子,又不动声色的卧下用外袍把两个人一并裹紧,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用力的抱了抱方士谦。

无话至天明。

方士谦这一觉睡得很沉,然而王杰希轻手轻脚爬起来时他还是醒了,头上的角睡了一觉又自己缩回去了,就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他看着王杰希收拾包裹的背影,想起两个大男人就这么抱着睡了,羞耻得耳根通红脸烫的不行。那背影为了找什么转过身来,方士谦想都没想抓起身上盖着的东西就要蒙头。

【诶?干什么呢,怪脏的。】王杰希一把拽住那件外袍,方士谦的角没了,可发色没再变黑,显得脸更红了。他凑过来,伸出手就要探方士谦额头,伸了一半愣了一下想起对方额头碰不得,又去摸他脸颊,【怎么了?还没缓过来?】

得了,身上盖的也是王杰希的,还被王杰希摸了小脸。方士谦从头皮屑到脚后跟直接红成油焖大虾了。马上窜起来表态,【我好了!小大夫!咱们今天走不走?】

王杰希放下手头的货品,从方士谦原本躺的地方捉起他散落的发带,把人转过去将他松散的银发拢好,在脑后给他系了一个高马尾。方士谦再转回来,一脸爱卿服侍的很到位朕很满意的模样,王杰希站起身低头打量他,也满意的点了点头自言自语,【嗯,还成吧。】

方士谦则是夹起几绺发梢略带不满意地抱怨,【之前的黑发是防风给我染的,她说我灵力外露自己又不会调息,近期怕是染不回去了。】

王杰希把往日自己用的斗笠扣给方士谦,而自己则找了个眼罩遮住了那只异常大的眼。方士谦看看自己再上下左右围观了几圈自己的小大夫,感觉颇有些瞎客与山匪的区别,不禁嘴角扬得老高,好在斗笠遮着王杰希看不到。

说来小大夫这个人平时不太表示自己的心情,但是方士谦和他相处时间久了也积累了点“物种间沟通经验”,比如王杰希发脾气或是正式场合会自称吾辈,官话也多些,心情好的时候用词白话多一点。比如现在,王杰希心情就还算不错。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王杰希一届朱旌,身上就那么两套行头,一月半月不整理的时候也是常有,前阵子还把唯一一套换洗外衣给方士谦御寒穿了……可是现在就想赶紧到升山营地好好打理一下……主要是打理一下方士谦,总觉得他跟着自己受的委屈大发了。于是方士谦在问他什么时候走这个问题时,他冲方士谦不怀好意的笑了一声,转身接着收拾行李道,【咱们不走。】

【啊?】方士谦一头雾水。

王杰希支起一根拇指朝崇草比划了一下,【咱用飞的。】

一边的“飞机”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依旧用前爪垫着头发懒,一只眼睁了一条缝用眼皮夹王杰希。

方士谦喜出望外,滚起来忙前忙后,一边递药囊一边动员崇草变身“崇草号客机”。

崇草被方士谦夹在腋下拖出茅屋,扔柴火一样“咻”地丢进雪地里砸出一个小坑。【不用我喊变大变大变大吧老先生?您快请吧!】

接着收拾行李的王杰希便听到屋外传来方士谦【小点不行吗啊!】【太小了我屁股都放不开!】云云反复几轮崩溃边缘的咆哮。

最终他们还是就这么架着“飞屋”大小的庞然大物出发了。山路曲折浪费脚程,显然飞的比走快的多,未至傍晚一行便到了营地。为了不引人注目,他们只好停在距离营地不远的林子边缘再走过去的。

方士谦此刻的心情几乎是崩溃的。

试想整个航班就仨人的感觉。

飞机还是敞篷的。

 

--------------------

想了想还是直接用方王方的tag了。

然后下一周可能更的少一点_(:з」∠)_

评论
热度(6)

© 月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