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冉酱

不常画画的画手
不写本命的写手
全职/剑三/没啥嘞。被剁成了酱(

【此方彼方】全职/十二国记paro/方王方-11-

11.

赶巧崇草又卷着寒风飞也似的回来,将口中衔着的水囊递到王杰希手上。嘟嘟囔囔的朝王杰希补刀,【亏得老夫老当益壮,箭射进随便一个谁心尖上不得当场嗝屁着凉。旧伤恢复成这样不错了,不然这小毛孩儿早疼得回炉重造去也~。】

崇草嘴上无口德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一双眼珠子还不住地往方士谦那边瞥,王杰希又在他视线里碍眼,最后只得转过头不看了,度回茅屋一角悻悻地补了一句,【哼。】

王杰希嫌弃地手上擦着水囊上他的口水,秉承着用人不疑的宗旨没敢问它四只爪子一张嘴怎么接的水。随即神情复杂的回了崇草一记眼刀,心想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这世道……

不怕妖魔会打架,就怕妖魔说鬼话!

王杰希用草药泡水沾了快布叠好敷在方士谦哭的发肿的眼睛上,【消肿的。】

方士谦这会儿疼劲儿过了,抬起手摸了摸那块布往上挤了挤嘴角,脑子里发掘着能让王杰希放下心来的词汇,最后只带着一声轻笑似的唤了一声【小大夫。】

【嗯?】方士谦做了个“蕙质兰心”的口型,王杰希一个“脑瓜崩”立刻招呼在他的角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

【诶……】方士谦看不见王杰希,无计反抗,只得双手护角防御,【金贵着呢。】

王杰希把方士谦作防御状的手攥着五指拿下来,侧着身子不动声色的低下头用两瓣嘴唇在那角尖上轻轻落下一吻,听着方士谦仍在那自顾自的小声念叨,【我这叫……小荷才露尖尖角……】*

他却不知,早有轻吻落上头了。

女怪因为王杰希公然调戏自家台辅的举动当场石化在那,尴尬的说不出话来,最后只好保持着护着宝贝麒麟的姿势卧下睡觉假装自己是毛毯。王杰希偷袭成功后又假装没发生过一样板着脸说,【吾辈也是能耐人,能把病患治得长角了。】

方士谦不接话茬,马上收敛了笑容打呼装睡,被王杰希抓着的五指不踏实地稍稍弯曲,扣住对方的手不让他抽出去。王杰希倒是想跟他算账,被这病秧子小手一揪也不舍得了,无奈的叹了口气,用另一只手拍拍他手背以示安慰。

【睡不着……】方士谦怕身上再疼,不敢折腾,倒是把手握得更紧了,用一种耳语一般的声音喃喃道,【我可能到今天才意识到……自己真不是个人……】

【嗯,你也不是个东西啊。】王杰希拢一拢自己的外袍,朝着方士谦挨着他侧卧下,用那破袍子将两人勉强盖住。夜里无雪无风只是干冷,好在自己身后的篝火还算旺 ,背后一直暖融融的。

【我认真的,】方士谦感觉到人躺在他身边了,头稍稍往这边偏了些继续道,【你知道我是个什么玩意儿的。】

【嗯。知道的……吾辈曾想,这般病弱的家伙如何在蓬山脚下独活这多日子,想必定非凡人。没曾想……果真非凡。】

【……我现在闭着眼,眼前却都是自己从未经历过的画面。】方士谦拽着他的手压在自己胸口上想让他感觉自己的心跳,王杰希的手心温热,方士谦的心跳更躁动起来,【都是崇草经历过的事儿。全都堵在这,在这打转,心里苦得慌。】

【说出来就好了。】

方士谦看不到王杰希的脸,却从他平淡无奇的语调里听出一股子耐心。感觉自己失态,将王杰希的手松了,调整几次呼吸,把自己看到的片段一段一段复述出来。

  

 

他看到崇草降服黄海百万穷奇,那些向来独来独往的畜生,一只只被它用利爪压在身下,最终臣服成军世代受其率领,不再自相残杀。崇草被穷奇赶出离开兽群的时候,都没有狠下心来恨这些白眼狼。

 

 

他看到崇草在大荒苍穹之下驰骋,脚下是一望无际的熊熊战火,身后是共同出生入死的百万妖魔。背上伏着一名金发锦袍的女子。

不知哪国的麟台辅。

那女子眸子透亮,仿佛藏不下一点污秽,一双立眉英气十足,着战服,金发被她在脑后高高绑紧。她生性骁勇,跟随自己的王平乱统疆,别国忌惮的妖魔只有她敢擒其王率为军……

这一治世便是六百余年。以至于崇草记忆的绝大部分都和她有关。

在崇草记忆中的那人永远是闪闪发亮的,直到最后……

国家失道,他们的王企图侵略他国终究受到了上天的惩罚。

麒麟最先遭殃。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深陷一片混沌之中,使令们匍匐在她身旁。

她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凛然道,“吃吧,吃吧,莫要哀伤,俯首征战百年,余无法再给予尔等什么了。”

“此乃誓约之中尔等应得的……”

方士谦再次将王杰希的手攥紧,他的脉搏急促的跳动着,佯装无恙继续说。

使令们将麒麟生吞活剥了,每只妖魔都获得了麒麟的力量。

妖魔们觊觎这天赐的力量百年,此刻却没有一只愿意吞食这副空壳。他们的身体受誓约控制,利爪獠牙难以抑制地伸向那单薄的躯体。

妖魔们嘶吼,挣扎,围着那女子一派群魔乱舞的场面,天赐的恩宠是无法抗拒的。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到你头上,不管什么馅你哭着也得吃完。

最终也不知是谁先放弃了挣扎,那副完整的躯壳终于在昔日仆人爪下濒临毁灭。

它们味同嚼蜡地撕扯吞咽着,他百余年未曾食荤腥,血腥的气息在口中弥漫却丝毫不让他怀念。

崇草瞪大了眼睛不愿意让眼泪流出来。它的一切都曾经属于这女人,不愿意任何一部分离开自己,甚至用那沾满了血腥的舌头把滴落的零星几滴眼泪舔回嘴里。

一股苦涩的味道与血液的锈味刺激着它的味蕾,它仍旧不停的吃,瞪大了眼贪婪的注视着这具尸体被自己蚕食殆尽。仿佛在他眼里这残破的躯体仍旧是曾经美貌威武的样子……

方士谦终于说不下去了,蓦地摘下那块浸过药水的布,蹙眉红眼看向王杰希那双半睁的大小眼,眼泪又顺着眼角斜斜地流出来。两个人距离近的出乎方士谦的预料,他那双布满血丝的眸子缩放了几次瞳孔才适应。

【麒麟没有父母,没有子嗣,死后什么也剩不下,尸首都不剩,连坟冢都没有……他们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他们……他们……】

说到这里,方士谦慌张的眨着眼目光四处游走想要找个合适的词汇描述自己心里那个疙瘩。呼吸愈发紊乱起来。

眼睛里面有流不干的泪水, 就好像积蓄了千年一样。方士谦终究还是想不出词,肩膀随着抽噎显得瑟瑟发抖,他身子猛的一晃,终于被王杰希拉进怀里。

   

   

   

-----------------------------------------

*《十二国记》原作中麒麟身体形态只有人和麒麟两种,麒麟一般体色毛色介于白、金、黄之间,也有纯黑色。体型接近马和鹿,额头中间有一根长角,简单来说比较像没翅膀的独角兽(彩虹小马嗯。)所以说原作不存在人类形态支出一根角的情况,这段我瞎掰的。

 


评论
热度(5)

© 月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