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冉酱

不常画画的画手
不写本命的写手
全职/剑三/没啥嘞。被剁成了酱(

【此方彼方】全职/十二国记paro/方王方-10-

啊。。。各位七夕快乐!

无以为爆只有更文啦→_→

----------------------

10.

崇草沉着头走近方士谦,它身形高大,弓着背低着头鼻子才与方士谦的额头平齐,巨兽略带不屑地对着方士谦的脸喷了口热气,仿佛是在嘲笑这幼小的麒麟连区区千年的悲欢都承受不来。

外力注入的悲伤让他难以习惯,方士谦感觉自己的心脏几乎要被挤炸了,每一次心跳都像地震一样撞击着他的灵魂,震耳发溃,向全身泵着几乎要凝滞的血液,沉重感逐渐向四肢百骸蔓延开来。双眼被泪水蒙得难以对焦,恍惚间飞速消失的画面与面前这个大家伙不停的重合崩离,方士谦控制不了那些画面,只得把双眼闭上。他下意识高高举起左手,有点抚摸性质地拍了拍使令的鼻尖,湿润的鼻尖被冰凉的手指触碰令崇草甚是别扭,用巨大的舌头舔了方士谦满手温热粘腻的口水,歪过头任由方士谦把脸埋在它脸颊,泪水被它脸颊上不吸水的长毛擦得一人一兽满脸花。方士谦身体快要支撑不住,用另一只手拽着崇草的胡须要借力,被它回过头用鼻子和一只前爪拱了拱身体将他揽在怀里。

王杰希见方士谦终于将这妖魔降服终于长长的舒了口气。女怪率先奔至方士谦身边将人接过来,王杰希才迈起步子,方觉自己双腿也在颤抖,一步一踉跄地走近那个银发负雪的身影。

一系列突如其来的变化都让这个十九岁的货郎措手不及,他甚至还没想好用什么台词面对方士谦。不过方士谦并没给他临场发挥的机会,他被女怪拥着,头发随意的在两肩披散着,一些碎发被雪水和泪水黏在他额头两侧和鬓角上显得他的面色透出一种不甚健康的红色,额头中央突兀的冒出一只三寸长的角,角中幽幽地泛着昏黄的光。方士谦紧闭着眼,眼圈通红通红的,两条眉毛在那只角下面汇成一个川字,眼角仍有泪水向外汩汩地冒着,不知是睡过去了还是累得脱力不愿意讲话。

【呃……】王杰希伸手想把人接过来,那女怪见有人过来下意识地拥着麒麟的身躯侧身躲开,搞得方士谦有些尴尬,【吾辈当如何称呼汝?】

女怪扭过头用那张写满了心疼的脸看着王杰希,怀里不见松手,【防风。】

王杰希看她的样子,明白她当方士谦是自己的骨肉一样护着的,点点头将语气放柔和些道,【防风,能不能将吾辈的病患送回茅屋?他需要休息。】

“吾辈的”三个字被特别加了重音,听得防风一震,王杰希近日与方士谦相处对话几乎都不在用书面语了,而此刻王杰希对方士谦一路照顾她是知道的,然而此刻王杰希的神情谈吐与往常有些微妙的不同,她微微颔首顺从的地抱起方士谦向那茅屋走去。

【崇草……】王杰希略带愠色地看了那巨兽一眼,原本一间房那么大的崇草变幻着将身子缩成一只大狗模样,也有些不满的看着王杰希。王杰希转念一想又怪自己太小心眼,转身无奈的摆摆手,【汝亦来暖和一下罢。】

两人两兽前前后后地进了那茅屋,这茅屋被崇草折腾了个遍还能勉强直立着已经不错了,屋内一片狼藉,窗口附近全都结了一层冰凌,床是没办法躺了。防风将方士谦放在火堆边,自己也半卧下来用裹着厚厚皮毛的兽身将人围住。方士谦自那半废墟的一堆货物里摸出打火石,就地捡了几根破木头搭起来打火。火星落在木柴上,突然席来一阵凉风让火旺起来了。王杰希手上一愣转头朝风的来向看去,崇草正闭眼歪着脖子把脑袋搭在两只前爪上装睡,一对尖耳朵半耷拉着在头两边。

王杰希心里笑这老畜生还算有良心,在火旁随意的坐下将手肘搭在膝盖上长长的伸出来烤火,若无其事道,【崇草,劳烦帮忙取些水来。】遂丢去两袋绑在一起的水囊,崇草条件反射似的用嘴叼住,盯着王杰希在喉咙里不悦地咕噜了两声又瞥了一眼躺在他旁边的方士谦,随即夹着尾巴一溜烟出了门。

再回头看防风怀里的人,不甚老实地窝在她毛茸茸的身上,抬着一只胳膊把脑袋缩进臂弯里,肘窝抵着眼似是欲止住奔涌的泪水。王杰希怕他挫伤了眼睑,挪了挪屁股靠近他,伸手将他胳膊掰下来任那眼泪从他眼角滑下去。王杰希知道方士谦人醒着,只是心里难受身上便跟着犯懒。用手按了按方士谦手心里一个个月牙形状的紫色指甲印,表面上一副按着玩的样子,可满口牙都要咬碎了,咯吱咯吱地响声很小,几乎没有人听得到,想着方士谦你对自己可真够狠心的,在心里没理由的气。

方士谦吃痛的攥住了手心里那只招欠的爪子,回握了一下以示警告便松开。他懒得说话,想挪动身体换个方向不理王杰希,稍作移动又疼的直抽气。女怪连忙让他躺平不要动,方士谦无奈的伸出两根指头在自己额前那只角上小幅度地摩挲,那角上微弱的光随着他的摩挲微颤着,似乎有点要缩回去的迹象。

方士谦虚弱道【俗话说医者仁心……小大夫你……你下手怎么如此狠毒……】

王杰希不知道自己又怎么伤到他了,疑惑地抬头看了一眼女怪,防风解释道,【麒麟降服使令, 需承其心,通其形。其一指麒麟与使令交换彼此平生全部记忆,坦诚相待;其二即指降服后使令所有伤痛由麒麟承担,其伤自麒麟体内获取灵力治愈,治疗过程中其痛由麒麟承受,使令死亡时麒麟亦受撕心裂肺之痛……】

看王杰希脸色越来越不对,女怪稍停顿犹豫后面的话该不该说。王杰希用手掐了掐自己紧绷的眉头示意她继续。

【因此多年来麒麟降服的妖魔必是强悍的,为的是能够妥善地保护自己,亦是顾虑到使令伤痛带给麒麟精神的损伤……此番降服嘲风乃上古妖魔固然强大,然其年寿甚高,令台辅降服嘲风损耗精力甚多,且受您所致新旧伤口尚未恢复,使得台辅也受了不少苦。】*

王杰希虽然跟着方士谦一起心里难受,对事还是很理性的,心想那畜生伤他在先自己自卫反击都能落下口实也是没天理了。回忆起那天被一伙穷奇围攻,趁乱朝贼首劲射一击,却也不知道到底射中它哪里了,只晓得刚刚崇草大腿中那一箭,王杰希到底也搞不清楚方士谦除了屁股还哪里痛。

---------------------------

*十二国记里没这说法,都是我瞎编的屁话(。

评论(2)
热度(6)

© 月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