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冉酱

不常画画的画手
不写本命的写手
全职/剑三/没啥嘞。被剁成了酱(

【此方彼方】全职/十二国记paro/方王方-9-

9.

【汝乃……】方士谦一张口,呼吸似乎有带动起那些早已尘埃落定的粉雪,在对视中压抑已久的空气再次流动起来。

【上古妖魔……名唤……】方士谦定了定,他发觉讲话太影响自己集中精神,呼吸的气息、额前白发、落在睫毛上的粉雪,似乎所有对他的不安定影响一瞬间都最大化了。

【名唤……嘲风*……】竭尽精力念经一般朗声念出这个名字,面前的困兽身子突然紧绷起来,看来是被方士谦说中了。方士谦终于说完一整句,颇有面子地闭了嘴不再讲话,眼神里增了几分厉色,有几分算命先生忽悠人的意思。

另一头的王杰希大气都不敢出了。一切都来的太过突然,从身边这只女怪出现、大喊“台辅”的瞬间,王杰希记忆的片段全部打乱,穿针引线全都重新串在了一起——毫发无伤的在妖魔林中独行,谈吐气质,身上腐斑,食素,晕血,突然变白的长发……还有……

太多细节山洪似的涌进他的脑海,他是个聪明人,所有猜测都在涌现的一瞬间与记忆中的镜头一一对应证实,他将双手攥紧,微弱的颤抖自那只受伤的右臂传遍了全身,身旁的女怪察觉到了他的动摇,双翼裹得更紧了,一直爪子放在被他握得咯咯响的轻弩上,略低头轻声在他耳边道,【请您……务必信任台辅。】

王杰希被她的言语唤回神,左手回握了女怪一把,眉头微蹙用更加灼热的目光盯着方士谦。

而方士谦  目不斜视地盯着嘲风,心思暗潮涌动地混乱起来。我都做到这份儿上了现在应该干嘛?他怎么还不臣服?不臣服你倒是跑啊跟我干瞪眼干嘛啊?难道先眨眼的人就算输了?完了完了这个我玩不来啊,这家伙一只眼睛有我半个人这么大,雪落进去都不带眨的我斗不过啊……

他走神的功夫,那嘲风的眼神预发凶狠起来,身体也开始挣扎着要挣开字诀的控制。卷起的巨大气流夹杂着冰渣子在方士谦身边肆虐,方士谦面露怒色,见这此消彼长的势头,忙又收了心思,专心想要收服这只妖魔。

降服!

快降服!!你这家伙!

这畜生似是无动于衷。

你不降服就等着被我家小大夫吃干抹净吧!

方士谦想到王杰希的那一刻困兽却更加剧烈的挣扎起来。

这是个什么意思?方士谦心想,难不成我降服个使魔还要搬出自家的主子才行?不不,这个大家伙挣扎肯定理由不会这么玄乎。他尝试在心里推理出个所以然来,也像在问那嘲风。

之所以被小大夫认定是穷奇,这畜生估计是一伙穷奇的头目。当初他在黄海被他们围攻侥幸逃脱,依王杰希的性子……一想到王杰希,目光不由自主地想要往那人所在方向游离。方士谦搭在身后的那只手狠狠地攥紧拳头,指甲在手心里扣得生疼,痛感迫使方士谦集中精神于这畜生身上,思维继续高速旋转。

汝为上古妖魔,屈尊与一群畜生为伍,前日袭击王杰希,依王杰希的性子……擒贼擒王,恐怕你自己也受了重伤了吧?

这银发男人眉睫上的雪被体温融化成一滴冰凉的雪水,不堪重负的流下,泪水一般勾勒出眼角脸颊的形状。他目光像一把利刃笔直地戳中嘲风的要害,那畜生连连被他们激怒,有些体力不支了。方士谦乘胜追击,心里默想,今次汝遇险却无朋党相救,恐怕已经是离群之雁强弩之末了。

嘲风依旧动怒,眼神却是一副心痛得要流出水来的样子。它身为昔日的一群之首,即使身陷囹圄也不允许自己向这只多病的麒麟低头。方士谦看得出他的尊严,这畜生倔驴脾气就像始终不承认非人的自己一个德行,于是沉重的叹了口气,接着同它交换眼神,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雪霁良久天却还阴着,随着夜幕的降临逐渐压抑着暗淡下去,方士谦眼神愈发清亮,那“两行清泪”也映得有些反光。那困兽已不再挣扎了,四肢艰难的撑在雪里,俯着身子耷拉着脑袋一副疲态,唯独眼睛还倔强的怒视着方士谦,似是下定了决心要瞪到天荒地老。

不如这样,方士谦沉默许久几乎以为自己要入定了,突然心生一计。

吾乃微国台辅徽麒方士谦,汝得罪的人乃是吾主,未来的徽王王杰希。汝伤人在先,吾主孤傲不会对你卑躬屈膝,隆冬大雪,汝也活不了多少时日了,不如同我做个交易。

嘲风低吼了一声,似是想听他说到说到这是个何其荒谬的交易。

汝与吾辈结百年之约,为吾主效力鞠躬尽瘁,待吾死后将吾之尸首相授,任汝处置,何如?

那嘲风千岁妖魔,什么世面没见过,眼前这个小子所谓的交易说到底还不是让自己做他的使令么,只是照顾自己这把老脸换了个说法而已。不过看这意思,这臭小子是动了心思真想降服自己而非仅仅为了解诀一时的危机了。

作为麒麟,这小东西蹩脚的降服术实在是难以入眼,不过关键时刻他定力跟洞察力还是可圈可点的。

嘲风打了个响鼻,终于移开视线,颇为愤懑地看了一旁紧张得忘了呼吸的王杰希一眼,回过头来低眉顺眼地勉强向方士谦行了个礼。

那一刻,方士谦下意识朗声诵了字诀。

【鬼魅当伏诛,阴阳当调和。急急如律令!】*

方士谦同这困兽一样,不得不面对现实。那困兽不得不被一个与他相比甚是年幼的小家伙降服,而方士谦,也不得不面对自己不是人类的事实了。字诀念毕的瞬间,天地间的生灵似乎都向方士谦涌来,灵气似乎安定的附着在他的外衣上,又像潮水一般涌进内里。

一个苍老浑浊的声音在方士谦脑海沉闷地响起,是眼前这只嘲风轻叹一般诵出自己的名字。方士谦神色柔和,风生雪扬,跟着那声音一起极其珍重又十分郑重地念道。

【降服。崇草。】

诵出那名字的瞬间,崇草的记忆被那名字携卷着涌入方士谦的脑海,各种各样的画面随着扬起的风雪扑面而来。

方士谦心里突然像被这些杂乱无章的画面堵住了,一时间打理不清晰,热泪顺着方才雪融的痕迹滚下来。*


------------


*嘲风:“龙生九子不成龙,各有所好。……嘲风,平生好险,今殿角走兽是其遗像……”

*鬼魅当伏诛 这句是十二国记原文中文翻译的。

*十二国记里面没有麒麟降服使令获得其记忆的说法,我胡诌的。


评论
热度(5)

© 月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