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冉酱

不常画画的画手
不写本命的写手
全职/剑三/没啥嘞。被剁成了酱(

【此方彼方】全职/十二国记paro/方王方-8-

8.

 

那人迅速从方士谦身上连滚带爬的起来,冲到大门口用几根破木梁抵住门板。屋外突然响起一声尖啸,一个巨大的东西撞上那个本来就只能容下一个人通过的破窗,震得窗口的土坯不堪重负的往下掉。那大家伙有茅屋那么大,根本没可能进得来,只得在茅屋外面转着圈的叫嚣,长着大口向茅屋里呼进一口带着血腥的腐烂气息,鲜红色的一双眼从墙上那个曾经是窗子的洞向里看,方士谦被血腥味熏的皱紧了眉头,眼神不善,那凶兽和他对上 眼瞬间被激怒了,更剧烈的冲撞起来。女怪感到危机,在他耳边暗暗说,【台辅,是嘲风。】

方士谦看着血腥味道的源头,身子向后挪了挪,背靠在墙上,长衫背后马上湿了一层,散发被冷汗黏在他后颈和脸颊。他心里担心却又只能忍住恶心捂住口鼻远远站着,【咳……我说小大夫,你这是遇上仇家了?怎么追了一路都甩不掉?】

王杰希从货箱里掏了些止血药粉胡乱糊在右臂伤口上,缩到茅屋另一个角落右手不知哪里弄来一条还算干净的白布把伤口包裹好,朝那窗口抬了一眼道,【是前次遇到的穷奇群的头头。】

【那我们不跑?】方士谦心想我自己五谷不分也就算了,这小大夫周游各地这么多年,怎么连嘲风和穷奇都分不清楚。况且按他的话说是一群妖魔,恐怕一起围上来这茅屋都要化成灰。他爬起来拍拍自己身上的土,发现自己衣摆被撕去一块。心想王杰希你个好小子。

【带着你我们甩不掉它的。】王杰希掏出把便携尺寸的弩箭。试着向窗口瞄准,角度有些偏,他右手带伤,瞄准时弩总是微颤难以达到他想要的准度。他稍有烦躁地啧了一声,又回道,【吾辈得在这把它了结了。不然不等出这茅屋脑袋就得给人家拧巴拧巴当球了。】

你不带着我也没见甩掉他啊!方士谦觉得王杰希把他当累赘了,表面上依旧平静地配合王杰希走位让自己尽量离他们远一些,心里却有些恼,下意识攥紧了拳头,紧张的观察局势。

一般麒麟在蓬山生活时,会被教授降服使令的方法,让妖魔屈尊于麒麟的威慑之下,使其心甘情愿的与麒麟缔结契约,以麒麟死后的尸身为饵料和代价令其保护麒麟。然而对于拒绝承认自己是麒麟的方士谦来说,这些必备技能曾经是自己最排斥的科目。一个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念个咒语,跟妖魔对话然后就让他们认自己为主人的?驯兽难道不是用饥饿和鞭笞这些法子?方士谦对降服妖魔一窍不通,心焦地把拳头攥得没了血色。

王杰希一边用自己作诱饵,一边向那妖魔张弩劲射。嘲风的爪风夹杂着细碎的冰凌向王杰希射来,王杰希一面瞄准一面揪起地上的毯子挡,狂风从窗口灌进来,瞬间结成的冰将毯子冻成张冰片。嘲风气急败坏地吼叫,冰毯一侧突然喷出一枚飞箭射向嘲风的喉咙。那畜生猛的向右甩头飞起,用尾巴横扫一片带起强风卷得飞箭偏了方向。而王杰希不慌不忙又迅速张弩发两箭,一枚穿过嘲风的后尾射在它大腿上,另一枚顺着它的脊梁擦着右耳飞出。嘲风狂吼一声,它身后中箭去路又被阻。弩箭太小缺乏冲力,对嘲风造成的伤不致命,但王杰希两箭让它腹背受敌好生难受,只得强转身形反方向俯冲朝着王杰希藏身的茅屋撒气,一爪挥过来。王杰希觉这破房子要不保,半滚半俯冲跑出了屋,正要对那只嘲风瞄准补刀,身后忽而冲出一只蝠翼鹿角兽身的四足女怪扑向嘲风阻断了它的冲刺。而后那对蝠翼猛地一展,女怪身形一松向后一让,正虚晃一招躲开了嘲风的利爪。

“台辅!”女怪空中一个回转,转而冲向王杰希,王杰希一愣,被那女怪一把护在怀里,收紧的蝠翼把人紧紧包裹在里面。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方士谦闻声画诀,那嘲风注意力仍在女怪身上,被字诀击了个正着动弹不得,笔直地向雪地里摔去,震起地上积雪,周遭顿时一片惨白。

巨响之中,王杰希从女怪蝠翼的夹缝中看到那个每天病怏怏跟在自己身后的“绝症患者”挺直了腰板傲立于漫雪中央,全然没有颓废的样子,在漫天粉雪中一手背在身后,另一手剑指挥毕字诀甩在身侧。粉雪勾画着气流紊乱的动向,贴着身体勾勒出他的轮廓,气流牵着它们画出了一条条尾巴,残余几缕留恋的贴着他飘舞的外袍迅速消失殆尽。他灰白中透着些金色的乱发随着震波向他身后肆意飞舞着,扫过他的肩膀带走几片残雪。

王杰希几乎要觉得那人会化成雪消散了,却见那双透着一股懒散劲的睡凤眼,仍旧没有完全张开,却带着一股子坚定死死的盯着嘲风。而那困兽也狰狞地龇着牙瞪他。

【吼……】方士谦本站在比王杰希更靠后些的地方,觉得与这庞然大物较量要更有魄力些,慢慢迈着步子向嘲风挪动。然而困兽显然不领情,压抑着自己的力量警告一般低吼了一声,鼻孔喷出两道透着腐气的灼热的气。

方士谦脚步一顿,先前自己完全是看到自家主人和妖魔剑拔弩张的场面,按捺不住——麒麟虽为仁兽,远离血腥,然而对于自己的主人却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忠诚。然而真正在与妖魔对峙这事情上他真的毫无经验。甚至画了字诀之后全身极度紧张,甚至忘了呼吸,伴着嘲风那口浑浊的吐息,方士谦也缓慢而冗长地向外吐了口气,然而自己的神经仍然不能放松。

评论(2)
热度(4)

© 月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