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冉酱

不常画画的画手
不写本命的写手
全职/剑三/没啥嘞。被剁成了酱(

【此方彼方】全职/十二国记paro/方王方-7-

7.


方士谦不知自己睡了多久,醒来时怀里像抱着个小火炉,暖乎乎的。外面雪仍未停,天阴阴的分不清时候。他用力眨了眨眼才让自己的视线对上焦,才发现这个小暖炉是自己的“小大夫”。还没完全醒盹的方士谦身上仍是无力,勉强挪了挪身子,牵动得身旁的人也折腾起来。

拖着疲惫的长音伸着懒腰哼唧了两声,王杰希转过头正对上方士谦一双透着狡邪笑意的睡凤眼,习以为常的问候到,【醒了啊。】

【嗯。】方士谦没笑别的,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人睡着的时候好好的,可一睁开眼就怎么又是大小眼了,打趣道,【小大夫怎么医患关系好到同床共枕的地步了?不怕我这身毛病传染给你?】

王杰希眼里也透出些不屑得笑意,挪了挪胳膊将那只被方士谦攥着的爪子伸到他面前晃晃,【吾辈亦是情非得已啊士谦兄。】

方士谦说到底也不是厚面皮的人,才反应过来自己手上抓的小暖炉也是王杰希,立马松了手撑着半个身子要坐起来,面上却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抓了抓自己睡乱了的头发,【哎,嘿嘿,睡迷糊了。你这红酥手太细腻我给当成隔壁小珠子了。不好意思哈小大夫。】

【不碍事。】王杰希解放了双手,实实在在的伸了个懒腰,却没有起床的意思,双臂长长地伸出床头,保持着这个姿势扬起头看茅屋外面的雪。心里琢磨这么大的雪,带着个病人再往上走怕是异想天开了,不如就此多歇几天养精蓄锐,再一口气到达升山的集中营地。

方士谦见对方也是大男人丝毫不在意这些,便调侃起来,【小大夫,我昨晚除了抓抓小手,可有做了些别的什么出格子的事情不?】

见这人有点蹬鼻子上脸的架势,王杰希也垂着眼回了他一个坏兮兮的笑,用手摸了一把方士谦脸颊边上的腐斑,【放心吧方兄,就算你已经忘了,吾辈也会对你负责到底的。】

麒麟对王有一种本能的依赖和信任, 方士谦身上无力撑不住自己,倒不介意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被王杰希占了便宜,嘿嘿笑着又扑通一下子卧回床上往王杰希身上粘。【小大夫你要对我负责啊,我现在正浑身发冷呢。借个火取个暖哈。】

王杰希见人又说冷又要往自己身上扑的,怕是又要犯病。赶忙把人从自己那件接触过妖魔残骸的破衣烂衫上揭下来丢回床上,顺手把地上那小炉端上来塞进方士谦怀里,连人带炉子一起裹在那毯子里包好。心念道若是这富家公子哥知道他身上这身接触过尸体,不知道鸡皮疙瘩要掉几层。

方士谦裹着毯子抱着手炉倚墙坐起来,看王杰希披上自己的外袍去火堆边续柴火架小锅热水,手里的炉子不急不缓地冒出一缕白烟,将视线里的王杰希衬托出一股子仙气来,不由得让方士谦想起恍惚间的梦,想对王杰希说自己在梦魇中遇到了一束光,伸手抓过去便握到了你。结果舍不得放手就这么傻乎乎的攥了一夜。想到这思路突然断了,他突然惶恐的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像以前那么认头混吃等死了,甚至求生欲更重些。

 不一会儿王杰希便发现了这个盘着腿抱着手炉假装仙风道骨出神的病秧子。以为他又烧迷糊了,伸手过来探他额头,方士谦身体自动防卫一般挥手啪地拍了王杰希一掌,搞得王杰希像被贞洁女子抗拒的纨绔子弟似的,只好缩了手紧张的张口问他要什么。

方士谦这才回过神,干咳两声假装修士,【贫道刚刚入定了,感觉眼前有小虫骚扰便伸手去赶,没想打到的是小大夫的咸猪手。】

王杰希紧张的神经快要随着耐心那根弦一起崩断了,白了方士谦两眼——大的那只眼睛白一大眼,小的那只白一小眼,心道自己还真是长了一双好手,你攥着的时候是红酥手,甩开的时候又成了咸猪手了。又转念一想这人都能开嘴炮了,身体应该无恙了,不怎么温柔的抓了一把方士谦的脉,然后摆着一脸你有病我没药的嫌弃脸甩了他的手拐出茅屋去找食物了。

于是几天里两人分工明确,方士谦负责跳大神,王杰希负责觅食跟各种生活琐碎,毕竟方士谦没有直接接触鲜血,身体恢复的也快,不出两日又是一副绝症患者欢乐多的模样。

随着这场静谧的大雪,蓬山上似乎连半个活物都见不到了。方士谦百无聊赖的把毯子铺在地上,半躺在火边盯着门口出神。王杰希同自己讲这房间可能是企图捕获麒麟的亡命之徒的据点,这并不令方士谦惶恐。他们的目标是仍未选主的蓝麒,蓝国代行国事的大臣是出了名的忠臣,每次升山都戒备森严,不让自家从小养到大的宝贝麒麟受半点伤。方士谦隔着橙红的火光盯着茅屋外雪中孤单而稳健的足迹,自顾自的扬起了嘴角,上天总是这么奇怪,想选王的麒麟苦苦找不到王,不想选王的麒麟闭着眼走路撞到自家主子身上。想当王的人削尖了脑袋用尽手段也不可能让麒麟妥协,而真正带着王气的人却只想漂泊终老。

忽而传来一阵携卷着稍急促呼吸的脚步声。门外空无一物,窸窸窣窣的声响从茅屋另一头半破的窗口传出来。方士谦爬起来要往那边查看,只听对面一人急呼一声【躲开!】

登时一个影子猛的朝窗口冲来,方士谦躲闪不及忙用毯子去挡,茅屋破窗剩下的那半扇烂木头窗框带着冰碴随一声巨响向屋内四溅,与此同时那人影从窗口一蹿进茅屋和方士谦撞了个满怀,搞得方士谦七荤八素的满眼冒金星。

【怎么了?】方士谦被砸在地上当人肉垫动弹不得,一股腥气冲进鼻孔,逼得他赶忙屏住鼻息,从牙缝里挤出这三个字。


评论
热度(4)

© 月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