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冉酱

不常画画的画手
不写本命的写手
全职/剑三/没啥嘞。被剁成了酱(

【此方彼方】全职/十二国记paro/方王方-6-

6.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医者,王杰希秉承着死马当活马医的优秀职业品质迅速安顿下方士谦。转头把行囊和货箱搬进屋来,自行囊中掏出了那张几乎每晚都盖在方士谦身上的毯子裹在他身上掖好。又一路小跑出去折了一把看起来比较易燃的细柴禾进来在灶坑里架好,掏出两块打火石搓了几下,那柴禾沾了雪并不易燃。方士谦只好先自货箱里取了一叠引火纸引燃塞在那柴禾架子的芯里烘着,拿着火石和包裹里的几样东西转身凑到方士谦那边盘腿坐下。

方士谦不知是睡了还是晕了,锁着眉头闭着眼,让王杰希看着都替他难受。一边观察方士谦的状况,王杰希手上也没得闲,摆出方才自包裹里取出的两样物件,一个脂粉盒子,一只手炉香炉一类的袖珍炉子,从胭脂盒里取了两粒黄豆大小的香料丢进那小炉子里,又用打火石燃了小半张引火纸垫在香料上盖好了盖子摆在方士谦床边的地上。不大会儿,引火纸燃了香料,登时炉口便直直的升起一缕白烟。

王杰希呆呆的坐了一会儿,盯着那白烟在茅屋里弥漫开,不自觉伸出手用拇指顺着方士谦的眉毛轻抚,心里奇怪,这个养尊处优的病少爷遇到自己之前到底如何平安无事地活了这么久的。方士谦那拧在一起的眉头就真的一点点被他捋平了。不多耗时,王杰希将外袍解下来也盖在他身上,起身去处理那些妖魔尸体。

空气中的血腥气味丝丝缕缕地透过鼻腔随着寒冷的空气被方士谦吸入身体,在里面撩起火来搅成一团,思维像是全都被扯断又随机打结,变得浑浊起来。血气依稀让方士谦想起自己幼年时去父亲实验室的情形。扑面而来的血腥味混杂着各种诡异的药水钻进他的鼻腔,他甚至觉得那样的气息沿着他的眼睫、双耳、甚至身上所有毛孔侵袭进来,如倒刺一样向他体内生长。周身分明被炽烈的鲜红包围,内心却不由得冒出冷汗来,令他不得不蜷缩起来。

身边实验室的场景和声音仿佛都在走远,逐渐被单一的色调覆盖起来。方士谦站起身,甚至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他艰难地迈起步子,在这无尽的红色之中茫然地向前挪着,身边脚下的光景却仍是一成不变的血色,走了很久都不觉前进。方士谦精疲力竭地摔坐在地上,甚至没有力气求救。他绝望地闭上眼,身边的血色仿佛也黯淡下来转为结痂的暗红。

倏尔在这暗红之中撕裂出一道不可一世的光芒,那光芒飘忽不定,无视一切地将这片颜色撕裂。方士谦猛地睁开双眼,直视那比腥红更加刺眼的颜色。他不知自己又从哪来的飞蛾扑火的勇气,向那光芒的源头伸出手胡乱抓了两把……

【怎么了?】

已是后半夜,王杰希才清理了茅屋里那些妖魔尸体和血污,嘴上叼着根烟袋正窝在火旁取暖,在火堆上架着一小盆干净的雪水。这一晚照顾方士谦恐怕都没得睡了,见方士谦有动静赶忙凑过去查看。

方士谦双眼焦距短暂地对焦,自己凭空伸出去的手被另一个人握紧,周身遍是青烟和说不清道不明的香味,手中传来的温度让他逐渐安定下来。眼前那人嘴里叼着一根烟斗,用另只手的手背伸过来探他额头的温度,方士谦极反感地别过头躲开那只手,然后又半昏半睡地合上了眼。方士谦别过脸不让王杰希碰,可手却还紧攥着不放,好一副欲拒还迎的样子。王杰希想着将手抽出来回火边暖和着便往外抽,可一动王杰希又不安分的抓的更紧了些。

小祖宗!王杰希心想,这么被人抓着动作极为诡异,王杰希俯着身子站不起来,坐下又拗手腕,跪下像哭丧,最后一个无可奈何,只得猛嘬了一口烟袋,烟袋锅子的红火星猛燃了一下便精疲力尽地暗了。王杰希把那小炉的盖子打开,烟袋里的烟灰全磕进去又盖上,把烟袋往地上一丢,一边掖被角一边将方士谦往床里捅了捅,就着床沿挨着他侧躺下了。

王杰希平日是不大碰那烟袋锅子的,只是才碰了那些妖魔的尸体,冬天那些东西腐烂得慢,没什么腐臭味道,不过蹭到的血气王杰希自己都闻得到,更何况是方士谦呢。

纯粹为了掩盖身上的血腥气点了烟,那烟里混了些草药,真就生生盖住了血腥味。此时王杰希靠在方士谦身边,方士谦也没有什么异样。一袋烟下去,王杰希一时半会儿也是睡不着的,被方士谦揪着手,只能朝着方士谦侧躺着,方士谦的头发还在发梢附近扎着,散乱的铺在床上和他胸前,随着他的呼吸一翘一翘的。虽说医患关系君子坦荡,可这姿势倒弄得王杰希自己心里怪不好意思。

上次和别人同床,还是多年前刚被一群朱旌艺人收养的时候,没多久自己被一个游荡的赤脚大夫看上,那老大夫花了些钱把他换了去,跟在身边当徒弟养着,王杰希总觉那老头只是怕自己那天死在荒郊野岭没人埋,一老一小的也就始终将就着搭伴到处游历。这些年头王杰希从那老头那里没少学生存的本事,后来也就真的给那老头送了终。王杰希一直以来多是给人号脉开方子,这样日夜看护着病人还是头一遭。他不止一次的奇怪自己当初单纯因为投缘就带了这人走说不清是中了邪还是一时糊涂,总觉得自己摊上了个不大不小的麻烦。这人医不好又是一笔不小的丧葬开销,费时费力的,要是医好了送回那冬匠人家保不齐还能留下某个职。前思后想的,还是把这人医好了合适。

等那烟劲过去,王杰希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睡了过去。

只剩窗外雪还在静谧地飘着。


评论
热度(6)

© 月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