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冉酱

不常画画的画手
不写本命的写手
全职/剑三/没啥嘞。被剁成了酱(

【此方彼方】全职/十二国记paro/方王方-5-

溜号一大圈回来发现变化不小,然而tag并不会改。就这样吧。

--------------------------

5.

折腾了一上午,二人可算将行李收拾妥当准备出发。王杰希自然是背着药箱行囊,方士谦作为病人则轻装上阵,因为体质的关系王杰希负重前行也比方士谦快上不少。二人一前一后地行着,王杰希用根木杖在前面的落叶地里敲敲打打,发出有节奏的、簌簌的声音,方士谦则是干脆拄着木杖借力撑着。

【小大夫敲什么呢?】走了一段路,二人无话,方士谦有点憋不住,起了话茬。

【这附近妖魔多,来捉妖魔驯骑兽的猎人也多,地上经常有些捕兽的陷阱。】

【哦……】方士谦一路都是被女怪保护着过来的,哪里懂这些,【诶?小大夫你的骑兽呢?】

王杰希走在前面愣了一愣,微微回头道,【来蓬山路上是有的,从小养到大的骠骑,不过走夜路时被一伙穷奇围困,那骠骑为了救我死了。】

【哦……】方士谦终究还是不愿意听这些带血的话题,不再继续问下去。

 

白天敲敲打打地行,傍晚找个能避妖魔的地方休息,二人结伴以来每日就是简单地交流、然后如此行进。

簌簌、簌簌。

 

【嗯?小大夫怎么不敲了?】方士谦从来只负责埋头走路,前面那人熟悉的敲打声停了,方士谦抬头只见前面林子不远处一座破旧的茅屋,王杰希提着手杖大步流星向那房子走去。

【嗯,前面那房子是猎人住地,石板路不会有问题。】天半黑着,茅屋窗里并没有火光,王杰希已经率先进了那屋,左右扫了一遍之后回身招呼方士谦进屋,【今夜借宿于此吧。】

方士谦跟着王杰希走近茅屋,里面除了一张床板和石灶以外空空荡荡,到处都积满了灰尘。他清了个地方坐下,看着王杰希出门抱了些木柴和枯叶子回来,搭在石头灶里用打火石点着,时不时轻微的咳嗽几声。随后待火光稳了,王杰希熟稔地从行囊中拿出小锅和山间采来的野菜。两人吃糠咽菜似的把没什么新意的汤喝了。温和的味道入口入胃,方士谦只觉困意袭来,把王杰希那条毯子铺在那床板上就要睡,王杰希也并不阻拦,只又掏出一只碗和一些药材的粉末,架在火堆上,用水囊灌了些水,方士谦知道,自己每日必须经历的炼狱又到了。

【呃……小大夫……】苦涩的味道慢慢弥漫在整个房间,方士谦睡不下去了,撑起半个身子,满脸菜色地叫王杰希。

【怎么了?】

【我们能不能……】

【不能。】

【我还没说呀?!】

【这事儿没得商量。】

【……哎……】方士谦见没得商量,只好倒在毯子上装死。王杰希对于方士谦有点小孩子脾气的样子快要见怪不怪了,在一边守着火堆看着药,并不理会他。茅屋的保暖本来就不太好,入夜天冷下来那碗药自然不易热。待那药熬好了被端到方士谦身边,他却已经弄假成真,睡过去了。王杰希半端着的药碗只得找了个干净一点的地方放下,打量了一番面前这个睡得乖巧脾气却不算乖的病人——

今晚我睡哪?

  

于是乎转天赶路,方士谦这个早睡晚起的病号并没看到王杰希窝在床边的睡姿,唯见一路黑着脸边赶路边揉肩捏颈的方大夫。

 

一路多日也遇见几只走兽,但好在没什么肉食动物,夜晚就算露宿也并不会很危险。随着二人向蓬山上行路时间久了,已经入冬,大多生物都已经冬眠蛰伏,天上飞过的骑兽却越发多起来——这是蓝国冬节升山。这也就意味着,他们离即将举行升山大典的蓬山顶更近了。近些日子附近经常会遇到一些同样露宿的人,或铁骑戎装,或猎人装扮,三三两两在露宿地围着篝火过夜,然而对于这些人,方士谦和王杰希好像有一种默契,并没有什么合宿的欲望,也没人提起这事情。于方士谦,麒麟敏锐的嗅觉令他嗅到了血腥气息,他本能地疏离那些人。而对于王杰希,仅仅是并不屑于与陌生人露宿而已。每每见到露营地,王杰希都会鬼使神差的想起来那夜他遇到独行的方士谦的场景,不明白自己是不是搭错了哪根筋,想要同宿同行。

【人总是比妖魔更可怕。】再次途径一个露宿营地,麒麟听到大夫如此念道。

接连几夜都没找到舒坦一点的宿营地,二人在各种奇奇怪怪的地方将就了很多天。蓬山在升山的季节总是人满为患。今夜也同样,已深夜了,王杰希同样没有发现合适的宿营地点,天上飘着小雪,脚下簌簌的枯枝败叶的声音已经弱化一般变为簌簌的踩雪声。好不容易发现一处隐蔽的茅屋,窗口黑黢黢的里面并没有人烟。方士谦从挺远的地方就看到了,如获至宝一般感叹,【竟然还有没被人占用的茅屋。】

【……蓬山越往高处妖魔越少才对。】王杰希转过头,向着赶走几步凑到他身边的方士谦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

【嗯?】方士谦则满脸疑惑地侧脸看他,脚步仍不停地朝茅屋的方向前进,此时雪已鹅毛大,空气中快要夹着冰碴,随着一呼一吸刺得鼻腔和肺快要没了感觉。方士谦并不想被埋在雪地里。

【这个茅屋,恐怕……】王杰希却还觉得这屋子有问题,还不愿上前。

而已然敞开茅屋大门的方士谦却突然一阵目眩,身子软了下去。王杰希赶忙迈着雪踉踉跄跄的跑上去将人接住。方士谦整个人的重量摊在王杰希怀里,毫无征兆的发病,痛苦地皱着眉,动一下都很吃力,更不要提说话了。王杰希对这怪病突然发作的原因并不了解,现在唯一能做的,只得是抛下药箱和包裹,先将人拖进茅屋里。

  

茅屋显然不久前仍有人在用,床榻和地板都没有过多的积土。将方士谦勉强安置在榻上,王杰希被冻得迟钝的感觉才察觉到房间一角堆满的各种死了没多久的妖魔尸体,由于寒冷的天气尸体并没腐烂。残骸上没有过多的伤口血却流干,全然是猎人捕后动脉被割失血而亡的。恍然转头意识到,自己将“晕血”的方士谦引入这房间简直是羊入虎口。

也意识到自己方才疑惑的。

蓬山越往高处妖魔越少,这个地方,恐怕不是普通猎人的居所。

   

是为了捕捉麒麟而聚首的狂人们搭建的暂住地。


评论(7)
热度(7)

© 月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