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冉酱

不常画画的画手
不写本命的写手
全职/剑三/没啥嘞。被剁成了酱(

写在终了——被偷走的那三年/全职/喻黄喻

高中paro  高考的小喷油加油啊w 

喻黄喻-无差-未满 

1-9赛季

-----------

序幕

 

最开始来电竞社的原因?哈哈完全是被拐来的啊!老魏在宣讲会上拽着方世镜和几个元老卖下限,然后……然后我就来了。

哎,说实话其实是我本来就喜欢这个啊,报这所高中也是因为蓝雨电竞社在本地名头响亮,本来就冲着它来的。

起初真的没想过那么多,就跟老魏他们天天玩呗,仗着社团的名号天天偷偷在机房开黑,偶尔跟别的地方的学校打打线上邀请赛,本地基本没有学校敢跟我们打,嘿嘿。老魏玩术士,带着他们那波队友,我们在旁边看着。你别说,真特码猥琐。我玩剑客但我也不是傻小子啊,平时pk时偶尔也能赢一把,可是老魏还是赢得多,每次他赢了就坏笑着从电脑那边探个头冲我说,你啊,还能再猥琐点。恨得我牙痒痒。

我们从入社玩到转年夏天,有一天老魏突然跟我说他以后不来社团活动了,要毕业了,我才明白,哦,你特码是高三的啊。

 

1.

 

老魏走了,方世镜顺理成章接任,老魏也把他那个术士的账号留给了方世镜。可是方世镜一次都没用过。不是他不会用,我后来琢磨了一下,可能他觉得自己不配吧。

老魏走之前作为社长最后一场pk,是跟我们班的一个男生,叫喻文州。

说实话我之前光顾着跟老魏玩了,根本没注意过社团里其他人,大课间也都是往机房跑,班里人也不怎么熟。对于喻文州也就是知道有这么一号人,仅此而已了。哦对了,不止,我还听别的社员做练习的时候说喻文州手挺慢的还打电竞,还不如回去搞一搞计算机竞赛。

哦跑题了我接着说,老魏跟喻文州pk三场,全特码是喻文州赢的。第一场赢我看的有点懵,还以为是凑巧,可是他变着法让老魏跪了三次,那天是放学之后打的,别人都不在,在场的就我跟方世镜。看了个满眼。看他赢了三场之后我们都有点懵了。然后老魏先回过神来,把我赶出屋,他们仨锁在机房里不知道说了什么。我一直都没问,反正也就这样了。

 

2.

 

方世镜在任这一年基本没干什么,平时就是我们高二加高一组成的小队不停练习练习练习。一开始被人嘲笑手速慢的那个喻文州不见了,他就一直闷头练,看各种视频,然后跟我们打练习,用各种诡异的打法。做不到一挑三,但是全技能可以赢不少人。你问我跟他谁赢?我没跟他打过,也不想打。他是我好兄弟。也不是说兄弟就不打,我跟别的兄弟也打,可是跟喻文州我不打。不是怕输,说怕也有点,是怕他,说不上来这种感觉。就觉得,我跟他永远就这么是队友就好了,他千万不要不理我也不要跟我对立,那样谁都不好过。

 

3.

 

然后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喻文州可能喜欢我,凭直觉感觉的。

结果后来他真的突然跟我说,他喜欢我。

我当时要炸了。我不是不喜欢他,但是真是从来没往那边想过。听这话第一个感觉真不是开心。怕。

我们不是好兄弟么?突然说这种话真的挺怪的啊?可是他说这话的时候我又怕,不是有人说过么,友情才是最长久的。而且我们俩男的,就这么在一块早晚还是要分开啊?!老魏毕业之后真是杳无音讯这点我挺受不了的。要是我们俩最后掰了,喻文州以后跟我见面也是路人了或者再也见不到他了我该怎么办啊?

他当时就问我喜不喜欢他,我说喜欢,但是又不是那种感觉。

他又问我“是拒绝我会后悔还是答应我会后悔”。

我当时真的想说我特码认识你我就已经后悔了啊。

“拒绝你后悔”

但是我这么回答的。

然后我们俩就这么在一块了。

后来我问他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他笑着说有一次社团去ktv,他没想到还能有比他唱歌还难听的人,自己又唱的特入戏。

我笑着跟他说,去你妈的。

人挺怪的,做朋友的时候就觉得待在一块的时间特短但是特珍惜,关系变了,就开始责备在一起的时间不够多。挺难受的,待在一块就吵,不待在一块就各自责备。他那时候还在搞计算机奥赛,来社团活动的时间挺少的,虽然他们机房就在隔壁吧……可以他一天到晚都忙啊。

最后我们就分了,我挑的头。他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4.

 

但是地球还转,社团还是要日复一日地比赛、练习。高二后半学期邀请赛方世镜开始让我们上了,老魏留下来的账号开始给喻文州用,社团一点点转交给我们,毕竟方世镜要高考,没有老魏那么拼,于是喻文州的署名变成了社长,而我是副社长。结果邀请赛一连几胜打遍了全国,得了个大满贯。那个暑假也被我们叫成蓝雨的夏天。

高二那年期末,喻文州跟家里闹了一顿,然后退了计算机竞赛留在电竞社兢兢业业当社长。

方世镜毕业典礼那天晚上我们出去吃,我喝了好多,搭着喻文州的胳膊说,“我留下来,1/3是为了老魏,1/3是为了我自己,1/3是为了留下来帮你。你手速不行,以前人缘不好,可是我知道你战术厉害。他们不懂你的好,万一他们不听你的你的战术就没得玩了。所以我留下来,我做你的剑客,做你的剑,谁敢质疑你一句……我就先砍谁。”

 

然后方世镜那一届的都走了。转过学期来大伙一起张罗着纳新,认识了小卢。我和喻文州仿佛又回到了最初战友和兄弟一样的关系。事实证明喻文州的能力根本不需要谁帮忙。这一年里他尝试了很多新的打法,又在社团里建了宣传平台什么的,不再像几个小混混小打小闹过家家了。俨然像个正式社团。

然后有一天放学的时候,喻文州亲了我,前文不记得了,只记得当时他背着光,脸阴阴的,发梢发亮。

我跟郑轩说——他是知道我们的事儿的,郑轩说,不怪你,只怪喻文州太入戏。

后来我跟喻文州就真的除了社团就没有任何交集,话也不再说。

啊……这就是我最讨厌的结果了吧。

 

 

后来我们又开始带着小卢接邀请赛,认识了很多厉害角色。

那年比赛打得很激烈。最后我们输了。

 

5.

 

不管输赢,毕业还是如期而至。

散伙饭那天,我和喻文州都喝了很多。

我想骂他为了一个社团放弃竞赛就是个傻逼。想骂他把我们之间的关系搞成这样真是傻逼。

最后也没说出口,这么多人在笑,说过了一年过渡期,以后小卢当了社长社团就能真正运转起来了云云。

我也就只是挨个成年人敬酒未成年敬茶。说了很多话。他们平时就说我话唠。

敬到喻文州的时候,什么都没说,就是撞了一下酒瓶,然后我们俩对着各自吹了一整瓶。

 

6.

 

后来郑轩跟我说,他送喻文州回家,喻文州说了很多,他说当年他打赢老魏的时候老魏就打算让喻文州当社长,当时给他说“给你个考验,黄少天是个目中无人的人,我走了他没有看得上眼的人就会走。这一年里你要是能让黄少天留在社团就算你彻底赢了,以后社长也你来。”还说“黄少天话挺多的,但是人本身挺好玩,你忍不了他也算你输。”结果喻文州就真的让我留下来,忍了我话唠,还入戏了。

我笑了笑,自己转头说了一句,我操。

我上QQ,看喻文州发了篇日志。他语文一直挺好的,但是以前从来不写作文以外的东西,空间里也就那一篇日志。

里面是高中三年所有电竞社的照片,最后附了一首诗。

 

瀑布的水逆流而上

蒲公英的种子从远处飘回

聚成伞的模样

太阳从西边升起落向东方

子弹退回弹膛

运动员回到起跑线上

我交回一纸报名表

偷走了三年风霜

 

7.

我转发了那篇文,只附了一句——都在酒里了。


-end-


--------------

原文是港大微情书大赛的文

瀑布的水逆流而上/蒲公英种子从远处飘回/聚成伞的模样/ 太阳从西边升起,落向东方/ 子弹退回枪膛/运动员回到起跑线上/我交回录取通知书,忘了十年寒窗。 /厨房里飘来饭菜的香/你把我的卷子签好名字/关掉电视,帮我把书包背上/你还在我身旁。

发出来顺祝高考顺利嗯。

评论(9)
热度(8)

© 月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