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冉酱

不常画画的画手
不写本命的写手
全职/剑三/没啥嘞。被剁成了酱(

未完无续 / 叶喻 -3-

作家梗

主叶喻 后面会相继出现其他cp前排出售避雷针取关器😂 如有食用不适……你就吃了吐呗!

这节比较短 不屯文写了就发了没什么固定的更新时间= =

篇末有奇怪的东西注意x3

--------------------------

3.

    刷光了几个论坛的文,后半夜论坛里也就没什么新鲜余粮了。叶修确实给喻文州挑了个好位子,网吧大厅的空调温度又特意被他调高了几度,以至于喻文州最后无聊得对着电脑睡着了也没被冻醒,一觉大天亮。

    “喻小友,太阳晒屁股啦。”

    “嗯……?啧……”喻文州就这么枕着自己的胳膊在电脑前睡了几小时,叶修在前台那个角度看他还以为人一直醒着看电脑,等到交了班走过来叫他起来的时候喻文州胳膊都麻了,脖子也落枕了,一动就疼得直抽气。

    “落枕了?”叶修站在喻文州座位侧面,喻文州自己揉胳膊,叶修则伸过手去给他捏了捏后颈。网吧的椅子椅背很高,这个动作根本不会有人看得到。叶修边揉边俯下身子问他,“要不要去我房间躺一下?”

    “唔……几点了……”喻文州明显还迷糊着,定睛看了看眼前电脑显示屏右下角赫然7:45几个数字才反应过来,“都这个点了……你下班了?”

    “嗯,刚交了班。我跟老板娘讲了,待会儿早饭加你一个。”喻文州从座位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看了看,店里这个时间没什么客人,不远处几个网吧的打工仔正准备搭桌子摆碗筷。叶修在他身后熟练地操作电脑关机,有对喻文州补充说明了一句,“我房间在楼上,好歹有张床铺可以给你躺躺,去不去?”

    “……等一下吧。”喻文州转头问叶修,“洗手间在哪边?”

    “你要洗漱?去楼上那个吧,上楼右转到头。楼下只有厕所,公共的那种。”言下之意就是说下面这个卫生条件差一些。

    “哦。”

 

    网吧楼上都是雅间,走到拐角尽头风格又一变,电视、沙发、茶几,明显像生活区。喻文州解决完了,在生活区那个半敞开式的客厅转了转,看见一个小房间门上贴着一个叶子的贴纸,隔壁贴着个苹果。好奇心驱使他想推了门进去看,叶子这间门还真的没锁。可推开门又是另一番景象——几乎是进屋就上床,几平米的小杂物间里一张单人床,床边还堆着几个收纳箱。

    “这不会是叶修住的吧……”喻文州心里暗道。怪不得叶修摆明姿态不跟喻文州挤一间,巴掌大的地方两个大男人这么个挤法肯定前半夜先挤死一个。

    “嗯?什么人,不知道这里宾客止步吗?”喻文州闻声回身,才发现是昨天那个网吧妹,穿着一身轻松熊的卫衣睡裤,头发很随便地盘在脑后,这一转身对方也认出他来了。“哦,叶修那小子的朋友啊,我叫陈果,是这里的老板。”

    “哦,老板好,我叫喻文州。”两人相遇得随便,也没握手什么的,不过喻文州还真没看出来,这网吧规模不小,老板竟是个岁数不大的女人。

    “哦,文州啊……文州这名字还蛮顺耳的……做什么工作的啊,要不要一起来我们网吧打个……工……”陈果毫不在意地打了个哈欠,结果哈欠打着一半卡住了,“写小说的喻文州?!”

    “唔……嗯……”得了,这人也是有意思,没认出你的时候当你是个路人甲,听了名字想起来了恐怕真要粘着不让走了。喻文州当机立断尴尬地笑笑装傻,准备溜之大吉。

    “哟,老板娘洗漱好了啊,楼下伙计们都把桌搭好了等你开饭呢!”叶修此刻出现对喻文州来说简直是及时雨,他从身后拉住喻文州的手腕就准备转身快步开溜,“老板我昨天值夜太困了先下去吃了哈,我朋友昨天在楼下通宵了也困着呢,我两赶着睡,先下去吃两口啊。你也赶快下来。”

    陈果还想揪着两人接着问,然而二人已经拐下楼梯跑了,思量着只好下楼吃饭时抓住两人好好盘问啦。

    结果陈果到了饭桌上才发现扑了个空——两人已经走了,还一人顺走两份小笼包。

 

    “那人是你们老板啊……”喻文州跟叶修急匆匆地带着吃食出了网吧,拐了个路口看没人追上来才放慢步子,“昨天看还以为只是个网吧妹。”

    “你别看她平时那副样子,管起人来可当得起老板这个称呼。”叶修从袋子里掏出一个小笼包就往嘴里塞,“她要是发火,店里都不需要镇场子的。”

    “噗……”喻文州看叶修那张苦脸,估量肯定是新入职被老板整的够呛心有余悸了。“你没跟她讲过你是叶秋?”
“讲了啊,身份证上写的叶修嘛,你懂的。”
“估计是不能接受事实吧,天朝新一代推理小说顶尖人物是个发面饽饽。”
“嘿?!你个南方人还懂发面饽饽。”
“上次遇到韩文清,听他说的这词儿感觉确实挺符合你,就顺口学了。”喻文州一脸无辜的嚼包子。“现在怎么办?你去宾馆那边补眠?”

    “好不容易来一趟杭州,该看的人也看了,想去哪逛啊?”叶修咽了最后一口反问他。

    “杭州前几年来时全逛过了。十景无非都是些不看遗憾看了后悔的地方。”

    “上次是夏天来的吧?现在这季节看断桥残雪挺不错啊。我免费给你做一日游导游怎样?”

    “呵呵,你带着那更不去了。”清早路上除了买菜大妈和上学的小学生也没什么人了,喻文州不顾什么形象掏出包子也啃起来。包子的热气和嘴里呼的哈气一起冒着白雾,“最近这几天天气预报都没雪的。你就好好待在宾馆睡觉吧。”

    断桥残雪固然是不错,其实喻文州不去是因为想起那种地方有说法讲情侣一起看了都会分手的,虽然不信这些,不过想想跟叶修两个大男人到处逛也没什么情调。

“哎,又不要我了啊?”

“我想去杭州周边地方逛逛,带你还要多花一份车费。”喻文州假装嫌弃地看了一眼。叶修确实没带什么钱出门——兴欣网吧管吃管住,叶修也不需要什么钱,唯一花销的那点烟钱都是直接跟老板娘从工资里支的。

    “嘿,网吧穷酸小网管就是不受待见。得了,我就乖乖睡觉吧。”

    两人一同进了宾馆,前台又是昨天那姑娘,于是二人没敢接近前台,一溜烟贴边拐上了楼,简直是全程被那姑娘行注目礼目送到消失在她视线里啊!

    喻文州掏出房卡开了门,进了门叶修就要往床上瘫,值夜生物钟完全混乱其实还是蛮辛苦的。

    “哎——诶,我这么躺着你不嫌弃吧?”刚躺下又意识到是喻文州的房间,叶修赶紧又撑起半个身子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求喻文州许可。

    喻文州则是毫不在意地背对叶修坐在床沿上从行李箱里找出门要带的东西。完全没get到叶修卖萌,“随便啊,最好先洗个澡解解乏再睡,我把房卡给你留下,要是你到了上班时间我还没回来你就把它放前台……”

    见身后人不回应,喻文州刚要转头看叶修,肩膀上就一沉——叶修腆着脸把下巴搭上来了。

    “嘶——”本来是个能够立刻让房间气氛升温的动作,可叶修这大脑袋偏偏搭在喻文州落枕的那边肩膀了,喻文州又是长吸一口气,身后那人又赶紧反应过来移开脑袋上手给揉,“你说你这下巴看着圆溜溜的搭上来跟个锥子脸似的。”

    “喻小友啊……看人不能太表面啊,哥骨架本身就是个尖下巴美少年好嘛。”

    “只可惜岁月是把杀猪刀,”喻文州呼呼笑着拍开叶修的爪子,“我冲个澡换套衣服先出去逛,你要洗澡先等会儿啊。”

    “嗯,不急。”

 

    说是不急,等喻文州洗好穿了衣服出来,叶修已经仰面倒在被子上睡着了,衣服鞋子都没脱,外套还敞怀套在他身上,脚就支出来搭在床边。喻文州绕过叶修两只脚,爬上床用胳膊肘支着看他,叶修长得不是什么美男子睡相却不丑,估计是平时嘴太贱了,睡觉时消停了闭上嘴反而显得格外人模狗样,哦不,挺正经的。

    “叶……修……”喻文州在他耳边轻声叫他,没反应。

    “叶……秋……”还是没反应,是有多疲惫。

    喻文州低下头想在那人唇上偷袭一下,自己凑过去,刚洗过的头发还未擦干,几滴水珠顺着发梢滴在叶修的额头上。叶修皱皱眉,喻文州以为人要醒了,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丝笑意。没想叶修还是没醒,嘴唇动了动,呓语着吐出几个含糊不清的字眼。

 

    “……阿秋啊……”

 

    “……咱家漏雨诶……”

评论(8)
热度(17)

© 月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