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冉酱

不常画画的画手
不写本命的写手
全职/剑三/没啥嘞。被剁成了酱(

未完无续 / 叶喻 -2-

作家梗

主叶喻 tag随时加

刚出锅还热乎的文哟= =。。。

考前码字手速暴增别问为什么就这么任性

-----------------------------------

2.

    “请问这是怎么回事?”喻文州倚在酒店套房的门边,行李就贴着他脚边放着。面前这位戴工作牌的年轻女性手里提着大大小小的文件手忙脚乱的翻找着。

    第五届文学新人奖得主喻文州先生到酒店后就一直站在套房外,确切的说是在他打开房门发现里面已经有人先来放了行李之后就又出来了。

    “喻先生、喻先生真的对不起,我们马上联络酒店这边,给您追加套间!”主办方的工作人员显然是个不怎么专业的新人,拿着一本安排表翻来翻去找空房,腋窝里夹着的几本执行表眼看着就要从背后漏下去,喻文州扶着行李自顾不暇,新人身后过来了个人不慌不忙把那几本册子稳住了。

    “哟,怎么个意思?”来者穿着一件休闲T-恤配半褪色的牛仔裤,蹬着一双人字拖叼着半根烟,手里拿着张房卡像是准备刷卡进门的样子,指了指开着的套间房门问,“咋了?领导查房?”

    “啊……不……是、这位喻先生……”工作人员夹了夹书低头接着查空房,显然他并不认识来者,可是喻文州却认识这个穿着随便的人——

    “原来是跟叶神同一个房间,也真是够荣幸的。”喻文州把行李倚到墙边,腾出右手来向叶秋伸去,“我叫喻文州,……”

    “哦,最佳新人得主喻文州同学嘛。”没等喻文州讲完叶秋就握了他的手道,“知道是个年轻学生,没想到这么年轻。”

    “呵呵,叶神也是……”

    ……

    哦,这便是叶修头一次跟他搭话……

    后来……

 

    “嗡——嗡——”

    喻文州按掉手机闹钟,屏幕显示凌晨3点,这是喻文州平时准备休息的时间,不过现在反过来了。在床上辗转了一会儿再睡不着了,喻文州起身换了衣服出了门,走过宾馆前台时看那里趴着一个值班大叔,他便轻手轻脚地走过前台。凌晨的一点风吹进来令他缩了缩脖子,喻文州整了整外套又轻手轻脚地走出街,顺着来时的路往网吧走。

    进了网吧,喻文州不急着跟叶修搭话,而是从银台侧面瞄了一眼,叶修没什么精神地趴在电脑前面,网页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字,屏幕右下角还有几个图标一直闪着,不是他之前挑的游戏了,在逛论坛聊Q。于是又把证件丢给叶修,叶修摸了身份证又是一激灵,直了直身子揉揉眼问喻文州,“怎么?睡不着了?给你开台机子?”

    “嗯。平时晚上写东西觉少,睡够了就睡不着了。”喻文州往四周看了看,夜里出了几个打鸡血连坐推塔的小流氓以外就没什么人了。再转过头来叶修已经给他开好了账号,站起身隔着柜台把证件递了回来。

    “开了五个小时的,我请客啦。找地方随便坐哈。”刚想坐下,又突然想到了点什么,赶忙指了一个方向,“哦,你还是坐这边吧,无烟区,离门口远,瞌睡也不冷。就左边第四台吧,另一边那几个容易死机。”

    “嗯。”没多说什么,喻文州接过证件朝睡眼惺忪的叶修笑笑,转身朝他指的那个位子去。

    作为推理小说作家的喻文州,写作时总是要思考很长时间,看着白纸可以愣一天的那种,然后行云流水一样几乎一笔不停地把大纲人物关系全都列好。每次写之后也要反复看几十遍当做环节、剧情的检查。所以相比其他作家,喻文州可能平均下来的写作速度要比别人小得多,却不容易返稿。日常生活几乎大半时间都用来发愣和写作了,喻文州也没什么多余的生活娱乐,这会儿开了电脑面对满屏的游戏图标很是不感冒,最后也挂上Q开了浏览器跑去逛论坛了。

    先开了QQ,从作家列表里托了一个灰名出来,备注姓名的叶秋两个字已经“过期”,喻文州提起鼠标想改个备注又顿住了,转而在窗口敲了字过去。

    [叶羞是哪个羞?]

    叶秋:[你想用哪一个就是哪个吧。]

    [那你改名叫叶不羞不是更合适?]

    叶秋:[名字招你惹你啦,修身养性的“修”。]

    [哦,原来是不修边幅的“修”。]

    改好了备注,喻文州又切回聊天框。[原先惦记着联系你,看你一直灰名也不知有没有条件挂Q,没想到你找的这个地方倒是好,随时有网络用。]

    叶修:[哈哈,还琢磨怎么喻大作家不联系我,是不是我不写东西就不屑于跟我讲话了。原来是因为这。]

    [我可从不觉得叶神会放弃写东西。]

    叶修:[嗯,重头再来罢了。开新坑拉更多人跳坑啊。哈哈]

    [你来这到底干嘛来了?体验生活?]

    叶修:[你别说,本来真是给自己另谋出路来了,住了些日子又有点体验生活的意思了。]

    [纪实文学啊?]

    “小哥,给那两瓶儿可乐!账最后算昂。”

    “哎来喽。”

    银台那边传来叶修的声音,喻文州抬头看那人从身后的饮料柜里摸了两瓶可乐出来,在记账本上写了几笔,出了柜台到吸烟区递了可乐又回来,回来路上又往喻文州这边瞟,两人的目光正好对上。喻文州冲他笑笑,他也笑了。走回去又坐下接着打字。

    叶修:[喻大作家要不要喝点什么?我请客。]

    [那也来瓶可乐吧。]

    叶修:[哎呦,我就随便说说跟你客气一下,刚怎么不跟我喊一嗓子,遛我啊。]

    [刚才喊了叶神岂不是不主动请客了。]

    对方没再回话,喻文州又隔着电脑看他已经提溜着一瓶可乐起身走过来了,嘴里叼着半根掐灭的烟屁股。叶修把可乐递过去,“我哪有你说的那么抠门。”

    喻文州结果可乐嘿嘿地低声笑了笑算是回答,眼前叶修俯下身子瞄了一眼喻文州的电脑屏幕。

    “玩什么呢?”

    “逛逛论坛啊。看看有什么新文。”

    “哦,有好玩的链接也发我啊。”

    “你这大闲人翻论坛比我快得多吧?”喻文州抬眼看叶修,语气有几分“当心被我扒马甲”的意味在里面,对方也没说什么,嘿嘿地笑了当做回答。

    叶修回了座位,二人就这么结束了话题各自玩自己的电脑了。


    喻文州平时是看论坛的,里面有些同人作家的作品情节设置和描写甚是精妙。喻文州倒是不挑口味,以至于有时候连同人姑娘们YY他小说里面男男、男女、女女之间各种暧昧基情姬情的小文章都看了,再回过头来看自己小说发现自己整个人也不好了。

    其中有一个叫夜雨声烦的,专写喻文州作品的同人文很多年的文手,“喻文州同人”板块的管理之一。每部新作都要拉个CP新开坑。他推理套路往往不很复杂,甚至有时候写的就是单纯的日常短篇,但是各类描写总是很繁杂,小到主角手里拿着的证据物件,大到一个场面,全都是大篇幅的描述,甚至有的文章男主和男二号之间的耳鬓厮磨也……如果能读的下去的话,是“掰弯直男”水平的细致描写了。不过他的文章评论里,总会出现顶着“夜雨声烦不烦”,“夜雨声很烦”之类马甲的某个妹子吐槽他,每次id不一定一样,但是中心思想都是“夜雨声烦很烦”,而且从说话语气中也能明显感觉出来是同一个人。两个人在帖子里打趣算是看点之一。除却这两个人,再有就是层出不穷的新手和段子手,发的都是些小段子,看着当嗑瓜子的。

    喻文州也是有马甲的人,偶尔也会把一些责编减掉的小段子修整修整发到论坛去。不过他有个习惯,都只写别人文章的同人,免得习惯性暴露出来自己的文风被人扒了马甲。

    别人的同人他也会看,尤其是叶修小说的同人,两位作家本来在推理小说领域就是拼销量的对家,而风格迥异,喻文州的推理总是有一根很长却弯弯绕绕的线索的,行文极其细致,环节设置也都精密到极致,最初的一头雾水到最终的真相大白,总给人一种茅塞顿开的畅快感;叶修则不同,一团乱麻之中总是夹杂很多偶然和意外因素,然后碰撞出更大信息量的线索和谜团,环环入扣让人欲罢不能。作家文风本就不同,同人圈其实也是能感受到一些微妙的差别的。不过喻文州看叶修的同人也有些私心的。

    同人论坛“叶秋同人”板块的版主id是一叶之秋,与其说是版主,不如说只是最初写叶修同人文的几个人之一,同期还有论坛和百科主要编辑索克萨尔,这两人作为元老从来没认真管理过论坛里的事务。日常管理都是一个叫沐雨橙风的文手带头和其他个写手姑娘做的。

    平时版里应该都是各种剧情讨论帖和同人文的,而最近由于叶修的解约“离奇失踪”事件,论坛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大部分都是别(霸)人(图)家的粉丝过来爆版掐架,然后叶粉再还击。喻文州扫了扫帖子,刷新几次发现沐雨橙风在带着几个小管理一条一条删帖沉贴,而版主一叶之秋则是继续淡定连载自己那篇《十年》,只在最新一更后面写了一句“苍天饶过谁。”

    然后又引来爆版党和叶粉拿这句话来大做文章。有说叶秋区区一个写小说的仗着嘉世集团大摆着架子拒绝各类访谈这么多年现在是出来混该还的时候了,叶粉则是对着这群爆版党排队“爆版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瞬间整版就只剩下一叶之秋一篇连载和一大排“爆版终有报”的帖子了,喻文州看着感觉像叶粉自己爆了自己版一样。

    《十年》这篇一叶之秋一直连载的同人是叶秋出道早期一篇题为《兄弟》的推理小说的同人。原文里男主为自己兄弟离奇车祸被害事件奔波,十年间由一个高中生成长为重案组警官一路解决各种案件,最后机缘巧合查明肇事者早已因为其他案件被他自己击毙。而《十年》这篇同人是灵异耽美题材,讲男主借助幽灵兄弟的帮主通过超自然手法断案,虽人鬼殊途却恩爱有加。半年一个案子那种速度吧,连载加各种番外断断续续写了将近九年,有不少叶粉吐槽这篇同人是真的照着十年去写了。一叶之秋也被论坛里的妹子成为“马拉松王”。

    而另一篇也在跑马拉松的是索克萨尔太太的《萍踪觅影》,差不多也是半年一案,连载六年。这篇虽然也是《兄弟》的同人,却是站另一组CP的。主角是原作里面跟随男主办案的一个配角小警察,二人成为了搭档同时暧昧丛生。索克萨尔虽然没有马拉松王的称号,但这篇文却被妹子们成为“急死人不偿命”“你们妈叫你俩回老家结婚”系列,因为到现在这篇同人里的两个人都没确认关系。以至于这篇文多年间在耽美精品分组和纯推理分组之间辗转了二十多次。每次有暧昧情节就会出现一群跟帖“@ 管理,请把此文调回耽美分组”。

    在众多妹子YY撒糖撒玻璃碴的小文章里逛了一夜,喻文州终于在“喻文州同人”板块里发现一个新写手,是自己新作《侦探启示录》的同人,题为《我本轻狂》,文风粗犷明显是男人写的,原本侦探、法医、律师三人侦探组的设定在此人笔下没过几章节就站好了CP准备扒了啪啪啪了。引来一群妹子跟帖鬼哭狼嚎。

    兴奋地鬼哭狼嚎。

    “呵,是够狂的……”喻文州念叨着扫了扫那篇文加了个收藏。又反复看了看那个叫“独上蓝州”的id。

    蓝雨文化的“蓝”,喻文州的“州”。


评论(2)
热度(15)

© 月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