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冉酱

不常画画的画手
不写本命的写手
全职/剑三/没啥嘞。被剁成了酱(

未完无续 / 叶喻 -1-

作家梗

主叶喻 tag随时加

 

前阵子旅行突然开了叶喻的脑洞,写出来玩(虐)一下试试……

可以接受吗?下面开始正文了。

===========================

0.

    喻文州听说叶秋与原公司解约并封笔时,愣在那里动弹不得。

    面前电脑屏幕上作家灌水群的消息爆炸一样飞快的刷过,每一个爆炸残片都在惊讶的叫喊着。喻文州多看不下去,将那窗口最小化,鼠标移到后面的文档窗口右上角时又突然回过神先点了保存键;再拖出三个聊天框。

 

    在第一个里面输入[他还好?]

    没人回复。

 

    第二个聊天框写[在吗?]

    秒回。

    黄少天:[在呢在呢文州怎么了?哦对了你看到叶秋封笔辞职的消息了吗!天啊这个老不死的终于洗手不干了!你就说他写的东西挺好怎么本人就这么没羞没臊呢!要是德艺双馨一点我还是愿意悼念一下他然后再开庆功宴庆祝没人再跟你抢销量的……]

    [……少天,家里出了点事,这期稿子想办法帮我缓一下吧。]

    黄少天:[哦好的!没问题!文州你没事吧?感觉你挺无精打采的样子?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回去?]

    [放心没什么大事,一周回来。]

    黄少天:[一路顺风!这边交给我吧。]

    关闭

 

    第一个窗口亮了,切回去看到一长串地址外加一句话。

    苏沐橙:[你自己去。]

    喻文州一看地址就明白了,叶秋的住处一直是他公司安排的,这回解约了,也不在那住了。想想苏沐橙作为叶秋的原责编现在一定焦头烂额了,便简单问候两句,再关掉窗口。

 

    切到第三个窗口,头像灰的,喻文州的光标在输入框里闪了好一会儿,敲了几个字母,删除又关掉窗口。

 

    紧接着便是迅速一边查航班订机票一边收拾了几件行李,第二天晚上到了杭州。

 

 

1.

    喻文州在脑海里描画过很多种叶秋现在的住处和活计,小杂志文编、小报写手、重新做回网络写手、甚至连印刷厂工人和复印店打工仔都想过了。却万万没想到是在网吧值夜。

    喻文州是下了飞机就直接拖着行李来的,萧山机场到市区用了将近一小时,进兴欣网吧的时候看到叶秋才刚刚接班坐在前台里,穿着件薄外套。他跟网吧妹交班时二人打趣地说着话,叶秋随手掏了支烟刚要点上那网吧妹就一个厉色瞪他过去,他就讪讪地笑着把烟夹在耳朵上坐下,盯着电脑找游戏玩,这一会儿椅子还没捂热乎。喻文州装作来上网的,把身份证往前台桌子上一拍,没急着讲话。看着叶秋头也不抬熟稔又懒散地把身份证从台面上摸下去扫一眼。这一扫就是一抖,可算终于舍得抬头正眼看身份证的主人。

    “你这里管住宿的么?”喻文州微笑着问他。

    “啊?”前台交班的小妹还没走,听喻文州在网吧前台问这话下意识就喊出了声,一脸“你没病吧”的表情。

    “哈哈,你不嫌挤就跟我住。”叶秋哈哈笑着打趣,又指着喻文州扭头跟网吧妹讲,“我朋友。”

    小妹像扫描仪一样用眼神上下扫射了一遍喻文州,喻文州人畜无害的对她笑她就哦了一声,心里估计就在嘀咕叶秋这么邋遢的穷鬼竟然有个穿的还不错的朋友。

    叶秋跟小妹赔笑着死皮赖脸地又换了几个小时班,帮喻文州拖着行李走出网吧。喻文州跟在叶秋后面出去,临走听到网吧妹愤懑说,“死叶修!”

    路上两人一前一后都不讲话地走着,最后叶秋憋不住了。

    “幸亏他们不去签售会也从来不百度一下小说作者,前几天还见那妹子看你的小说。要是认识你的脸就该被扣在网吧签一晚的名了。”喻文州的小说还是很畅销的。

    “你单独住?”喻文州没接话,一直在思量是不是要被带路去叶秋自己的住处了。

    “不啊,我住店里的。带你找个宾馆。”叶秋停了脚步把喻文州的箱子立住,腾出手把烟从耳朵上取下来回头狡邪地笑着问他,“你不会真的想跟我挤那一间吧?”

    “叶神都说了,我当然是当真了。”

    “嘿嘿,你不嫌挤,我会嫌挤。”

    “哦。”合着自己千里迢迢来找叶秋结果还被嫌弃了。喻文州自见了叶修之后心里就一直说不上来的别扭,“叶……修?”

    “嗯?”趁着回头背风的这个空档叶秋把烟叼上掏出打火机来。

    “你还有这名字。”对着一个熟悉的人喊着一个没听过的名字,喻文州不习惯地摇头笑笑。

    “呼呼,吾北剌就救住故(呵呵,我本来就叫这个)。”叶秋,现在叫叶修了,抿着嘴,双唇夹着烟说话有些含糊,微张的嘴随着说话断断续续地冒出几缕不知是哈气还是烟气的白雾。冬季天黑得早,那根烟随着他说话在他唇间上下翘着,新鲜的红色火星在略灰暗的天色里显得扎眼。

    “相识这多年的朋友都不知你的名字,我真失职。”喻文州用调侃又带些责怪的语气吐槽自己,当然责怪成分多一些,责怪叶修的。

    “哈哈是啊喻小友。”叶修也够对得起他这张大脸,拿下嘴上的烟,呼了口气厚着脸皮附和喻文州,“可是叶修这个名字全作家协会我就对你一人讲了,我是不是很够朋友啊?”

    你最够朋友了。不声不响地走了,解约是听别家作家讲的,地址是苏沐橙给的,真名是网吧小妹念叨的……不够意思的就是我喻文州呗?

    喻文州冲叶修笑笑,看着眼前这人不那么光鲜亮丽的样子,这段话在心窝里绞了个疙瘩,最终也是吐不出来。

    不是觉得叶修可怜。

    心疼。

    叶修也看出喻文州笑的发苦的脸,不再接着开玩笑了,“名字这事儿是旧账了,等咱俩都有空时再倒吧。”

    垂手弹了弹烟灰,转身拉起拉杆箱低头往前走,叶修那声音太低,以至于喻文州在背后有些听不真切,紧跟了两步上前去,叶修则稍带回头地又说了一句,“附近没什么大酒店,不如找间宾馆先将就一下。”

    喻文州嗯了一声点点头,二人继续一前一后沉默着在小路上拐来拐去,叶修拖着行李箱在人行道上一路发出了格拉格拉的声音。杭州的冬天还是有些风的,叶修抽烟时呼出的二手烟全都被他抛在身后给了喻文州,随着喻文州的呼吸灌了满鼻。他是没有抽烟的习惯的,不由得低头将自己的口鼻埋在围巾里干咳了两声。鼻子眼睛满是酸涩,抬头看眼前浸没在烟里的背影,跟有些玄幻小说里写那些得道成仙的老仙人走着走着消失在云雾缭绕的青烟里一个样儿。喻文州快步追了几步。叶修则是听见喻文州的咳声之后慢下了步子,并排走到喻文州右边,再冒烟儿就是仰头向着自己右边没人的方向往天上吹了。

    叶修工作的兴欣网吧本来就在一个居民楼的底商,周围近处只有一个小宾馆,跟网吧隔两条路。喻文州跟在叶修身后一路四处看看,大概几下了线路。快到宾馆门口时叶修的烟也抽完了,叶修脚步不停随手把烟屁股往自己身前不远处一丢,下一个步子就踩灭了最后一点火星。

    现在是旅游淡季,二人走进宾馆前台只有一个值班的年轻姑娘。

    “欢迎光临。”女孩子从前台椅子里站起来。

    “现在还有客房吗?”叶修站在前面四周看这宾馆不算大的前厅,喻文州在他后面探出身子微笑着问她。

    “两位先生一间双人标间吗?”

    喻文州刚要张口说只要单人间,就被叶修抢了话,“一间大床房。”

姑娘反复大量两个人,又绽出一个极有深意的笑容,“两位证件麻烦出示一下。”

    叶修连忙说,“哦不不,我不住的,他自己住。”

    于是前台姑娘眼神一下子又暗淡下来,表情变换甚是精彩。叶修让出空档给喻文州上前交了身份证和房钱,二人接了房卡便转身上楼去房间了。到楼梯拐角时喻文州都觉得背后被一个视线盯得发寒。

    “那姑娘想的也太多了。”喻文州绿着脸要接过行李箱,对方摆摆手,他又只好转身继续上楼,“干乜要讲大床房,我住两天就回了。”

    “呵呵,你看了就知道了。”叶修提着行李在后面跟着,喻文州这次出来并没带什么行李,箱子很轻。

    打开房门喻文州确实也傻了。房间十几平米的样子,离大门一米多就是大床,大床一边墙角摆着床头柜,另一边紧贴着浴室的玻璃墙。整个房间除了床基本没什么了,窗子是开向宾馆走廊的。喻文州回头看看叶修表示无奈,叶修也还给他一副好笑的脸,“单人间更小。”

    喻文州拉过箱子往床边的过道一放,进屋摸着墙开了所有的排风扇开关。叶修倚着门边问,“吃了没?”

    “嗯,飞机上吃了。”

    “哦,还说想带你去夜市吃点。”从网吧出来就快九点,折腾一路应该九点多了。

    “没事我待会儿自己逛就好,你不是还要回去接班么?”喻文州看看房间里没什么其他的座位,只好一屁股坐在床沿上去摸行李箱。

    “你倒是不心疼我啊。”叶修扶着们框低头看他道,“还想喻大作家听到风声马上来了是担心我,我是不是脸大啊。”

    “是担心你,看你没事就好啊。相当于换了新工作而已嘛。”喻文州抬起头来坏笑,“脸是挺大的。”

    “得了不扯了,真到点该交班了。”

    “嗯。”

    喻文州带上门,跟着叶修出了宾馆算是送他,等看着叶修走到路口拐到居民楼后面,才继而转身上楼回去。

    再回到房间的喻文州就没再惦记着出去逛逛了。关了门直接载倒在床上。得知叶修解约的事之后喻文州就有些魂不守舍。昨天夜里睡觉便一直断断续续的做各种光怪陆离的梦,甚至有一个梦里叶修突然对他说要改行去做特警出去执行任务了,然后喻文州等了很久,便看到电视上播放出暴动事件中英勇牺牲的战士照片,梦境里电视的画面有些模糊,喻文州直接走到电视屏幕前盯着那些照片一个一个的看,里面一张跟叶修一模一样的脸,然后就醒了。

    反反复复闹得喻文州根本睡不好,再加上旅途奔波,方才见到叶修,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定了,困意也马上袭来。

 


评论(9)
热度(18)

© 月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