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冉酱

不常画画的画手
不写本命的写手
全职/剑三/没啥嘞。被剁成了酱(

【此方彼方】全职/十二国记paro/方王方-3-

出门一趟,再发要等下周啦_(:з」∠)_

=============

3.

【敢问小友何方人士?】方士谦在满是妖魔的蓬山脚待得久了,对这位名为王杰希的货郎提起了极大的兴趣。

【吾辈命本朱旌,自幼学了些医术皮毛作了货郎,从此方来,到彼方去。无国无家十九载而已。】王杰希突然话锋一转道,【敢问方君高寿?】

【噗,王君直呼在下姓名便好,】方士谦被高寿这词呛了一口,想到王杰希问了这样的问题,突然明白自己自选王后外貌仍是青年姿态,称呼对方小友在他看来是失礼了,也觉这个王杰希表面上脾气好,骨子里却是个自己吃不得亏的人。方士谦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随便捡了个借口笑着改口道,【说来也巧,在下与王君同岁,方才戏称是在下失礼了。王君少年老成,言谈老练在下一时介怀而已。】

【吾辈才是失礼了。直呼吾辈本命就好,唤作王君实在是过于抬举了。】

【方才才知蓝国蓝麒已成年,小大夫此来是为冬后升山之事么?】方士谦见话题略显尴尬,即刻改口追问。

【并不啊。吾才是要问你才是。】王杰希边道失礼边脱下斗笠,显然在深夜戴着遮阳的斗笠还是太不便了,露出真容的王杰希有点不好意思地侧过脸,顿了顿犹下了什么决心道,【如方君所见,吾辈生来双目不称,有碍观瞻。听闻麒麟所选的王无一相貌丑陋之人,虽是戏传,不过历代各国却也如此。就算吾辈有升山之意,恐怕也只是痴心妄想自讨无趣罢了。】

王杰希转向方士谦坐得直了些,确实,眼前的王杰希看起来只是个大小眼的货郎,但在方士谦看来那并非什么天人相貌,也绝不到丑陋的地步。而且麒麟始终是麒麟,病中的方士谦感官也更加敏感些,就算周遭一片黑暗,那双眼早在二人相遇时便已经看到了。

不过至于麒麟到底是不是外貌协会——身为徽台辅的方士谦自己才最清楚。

【在下从不觉容貌是多么重要的事。正如疆土无论贫瘠还是富饶都是一个国家不可分割的部分一样。】从不关心国家的方士谦如此开口了,【说起来微国近日动荡,小大夫对微国的现状有何见解?】

【士谦兄是微国子民?】

【呃……嗯,先前出海的船只遇到了海难,漂流至此的。】

【不瞒你说,吾辈游历这些国家,深觉微国这些年来内政外交看似井然有序,微王治理国家的方法在十二国中也算出色。然而外戚已然勾结内室多年,王恐怕已遇不测,不过所幸徽台辅应该未在王都。不过说到底,国库早已空空如也,结局终是国不久矣。如若定个寿限的话,恐怕挨不过今冬了……】

王杰希退冠后不再直视方士谦,而是盯着篝火或是看着方士谦手里摆弄的一小截柴火。当然他也未看到方士谦听闻这一评价时惊诧的表情。

【……】方士谦再次瞪大了眼睛,嘴巴开合了几次,明显不知从什么词语说起为好了。【……小大夫,何出此言……?莫不是微国已传了什么风言风语?】

【不敢,吾辈一介朱旌疯言尔尔。你既已问,吾辈亦不敢怠慢扯谎,此番说辞只对方你一人言。】见方士谦谈虎色变的神情,王杰希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不得了的事情。暗自悔自己出口无轻重,忙向方士谦解释。

【……那……那小大夫又何出徽台辅离城之言……?】

【就算徽台辅一向不理国事,国家失道也该是有所警觉的。然而如今朝政已更由外戚掌控,王未曾先觉。恐怕台辅已不在身边多年了。况以州侯性格,擒王挟麒速战速决才是他本愿。现今迟迟不动也是因为条件达不到吧。】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王杰希只当这是方士谦没得聊了硬找的话题,而方士谦确实彻彻底底被震惊了。王杰希啊王杰希,为何偏偏是你,为何明明早已下定决心给自己个了结,躲到深山老林里你都要突然蹦出来在我面前?!方士谦嗓子如干涸的水路,心里似乎要着起火来,身为麒麟对王本能的渴望噎在胸口,似乎稍不注意就要喷涌而出。


王啊 

请您为王

做微国的君王

成为我徽麒的王

 

本能让方士谦无法抑制地对王杰希渴求着。

他转过头神情复杂地盯着王杰希,下一秒将决定自己和一个国家的命运。如果王杰希说想为王,方士谦便即刻成全他,把自己和这颓圮的国家全数交给这个骨子里充满傲气的小子,然后倾尽全力辅佐他让国家走上正轨。但如果王杰希……

【……小、小大夫,如你并非朱旌,而是微国子民……将、何如……?】

 

【朱旌与国民有何差别?不都是过日子的人吗?】

王杰希显然和方士谦想的不同。方士谦一边怕王杰希误以为自己嫌恶朱旌,一边赶忙解释:【不不,小大夫你误会了,我是指……如果蓬山上生出了微国的麒麟,你会去升山吗?】

 

【升山?!】王杰希被方士谦这个想法吓得一颤,赶忙干咳着回答,【吾辈身为货郎多年,平日主经营草药,也懂些医术。可是国家云云还是过于遥不可及了。如若在微国的话,吾辈也许能做个好大夫也说不定。虽说安定祥和比什么都重要,但是像我这种下作身份和营生也许乱世更好过活吧。

【当然与其说微国难民需要我这样的赤脚大夫…他们还是更需要安定的国家…】王杰希平日其实是不太能言的,因为他身为医者,大多接触的是客人和患者,顾及别人心情不能袒露的话难免多些。此番对方士谦吐露真言着实令王杰希自己也颇难为情,一时间两人各怀心思,话题也彻底断了。


=============

周游世界的赤脚大夫王杰希get√ 0-o

评论(4)
热度(5)

© 月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