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冉酱

不常画画的画手
不写本命的写手
全职/剑三/没啥嘞。被剁成了酱(

【此方彼方】全职/十二国记paro/方王方-2-

突发准备出去转一圈。。。旅游计划还没做→_→。。。

-----------------------

  

2.

    

微国的台辅徽麒离开了国都。

徽王并不知自己的妻室与外戚勾结,更不知台辅身上已有失道征兆。在他看来,只是他微国那只不问世事的傻麒麟自己偷跑出去遛弯罢了。甚至仔细想来哪怕微麒遭遇不测蓬山再送来新的麒麟也好。

当然这只是徽王任性的小心思,麒麟要是出事自己离一命呜呼也不远了。自己升山为王以来,徽麒与他讲话的次数恐怕只有每年国庆之时了。捉摸不透的麒麟与麒殁王灭的天道时刻夹逼着徽王,走了也好,也好。

 

另一面,方士谦在女怪的扶持下踉踉跄跄地跨了黄海,除了蓬山他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可去。不会化麒的麒麟脚程与常人无异,起初的大半年里女怪忌惮他的脾气,只是远远的跟随,但后来不得不时常上前把他捞在怀里休息了——麒麟愈发虚弱了。

危机四伏的黄海脚对麒麟的尊贵之躯来说负担太过沉重,邪气,血腥与伺机而动的妖魔时时刻刻都对麒麟造成生命威胁。

更何况是一只将死的徽麒呢。


----------------------------------------


离国两年有余,已是深秋,女怪得到微国政变徽王内室篡权的消息。徽王被害,徽台辅不在王宫的消息受到徽王封锁,徽麒也因此算侥幸逃过一劫,然而国已失道,国家无人管理,麒麟的死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不上蓬山,也不回微国,方士谦总觉得若有一天自己在此处死于非命尸体分解得还要快一些,就是苦了女怪要心痛一些了。



此刻方士谦正在满是妖魔的林子里宿营,无聊地盯着篝火光发愣。逃了两载,方士谦由着女怪用不知名的草药给自己染了头发,自己看起来与常人无异了,然而作为失道之症的腐斑已经蔓延到额头,若是被博学一点的人看到也不难猜出他是微国台辅了。

近处的草丛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越来越近。女怪取水未归,若如此了却此生也无所谓,但方士谦还是下意识地将额前的发梢拨弄一下好挡住额头一侧的腐斑,握紧了身旁当做手杖的粗棍。


【蓬山脚下竟还会有人逗留……】声先至,是个小青年的声音,【吾辈发现这边有火光便过来查看,没想到真的是人,前来升山迷路了吗?】

方士谦警惕地瞪大了双眼紧盯着声源的方向。那人从黑暗中走出来,是个戴着宽檐斗笠的男子,月光并不明朗,路都看不清的夜里还带着斗笠必不能是为了遮光了。这人斗笠压得很低似乎并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的脸,背上背着硕大的木箱,似是货郎。从声音听约摸十八九岁的样子。

看到那人的瞬间,方士谦心脏狂跳起来,平日最擅长敷衍了事的他一时瞪大了眼睛接不上话来。

对方见状只是笑了笑。

【小哥莫怕,如你所见,吾辈只是个货郎而已。吾辈名叫王杰希,这身装束只因吾辈生来破相,不便外露引人笑话才迫不得已出此下策的。】

说着,这个叫王杰希的人停下脚步,半举起自己的双手以示无害。

方士谦极费力舒了几口气,极力让自己显得不那么警惕。王杰希人畜无害地靠近,他身上或是货箱中透出的草药味被方士谦吸入口鼻,令方士谦平静下来。方士谦暗地命已回来的女怪蛰伏,挪出身旁挨着篝火的位置正坐道,【……无碍,在下方士谦。既在林子里遇见,小先生且坐下稍作休息吧。】

【有劳。】

  

这个王杰希只当方士谦深夜露宿遇到这样穿着的怪人心中警戒,却不知在方士谦眼里,就算他是从最幽暗的角落中走出来的,身上也披着只照耀方士谦一个人的光芒。

微国将亡之时,妖魔四伏之地竟有这样的一个人在。不管是王杰希还是方士谦,此刻大抵皆是这样的想法了。


评论
热度(3)

© 月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