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冉酱

不常画画的画手
不写本命的写手
全职/剑三/没啥嘞。被剁成了酱(

【此方彼方】全职/十二国记paro/方王方-1-

全职高手同人十二国记paro!!!!x3重说三= =

背景~小野不由美《十二国记》

人物~蝴蝶蓝《全职高手》

灵感~拖拉ji太太的《停云》链接走

http://jiaohuahua.lofter.com/post/26399f_1a1c3a6

 

不敢艾特太太好羞射啊!不知道太太吃不吃这个CP啊…

总之一切成果归他们一切错在我!

各种ooc+bug 实在对不起。

主方王方(?)  王杰希!方士谦! 其他cp自寻

攻受意识薄弱求指正_(:з」∠)_我真的是方王党【。

废话文风,非战撤离!

大家还ok吗?以下正文了。

 

===========================

 

1.

徽麒并不喜欢蓬山。

自17岁被嘉国那个爱管闲事的王拐来蓬山,徽麒从不觉得自己同常世的山客海客有什么区别,同样的背井离乡,同样的无辜,同样的无望,当然除了自己是食素主义并且懂得蓬山语言以外。

  

他甚至不喜被称作徽麒或是蓬山公。

【我是有名字的,我叫方士谦。】

“回到”蓬山的最初几个月里,徽麒都不厌其烦的跟女怪和仙人们一遍又一遍重复着这样的话。显然他并不认同别人毕恭毕敬地叫他一声蓬山公,当然“回到”这个词他也不认同。蓬山于他来说简直就是穿越小说里才有的东西。不过现在已经懒得辩解了。

 

究其根本,背负着一国宰相使命的方士谦并不明白自己同其他人有什么区别,不明白自己何德何能受如此礼遇。就算蓝国那个小不点蓝麒每日没完没了地吧唧着那张小嘴同他讲卵果胎果,讲国家君王,讲麒麟与王,讲责任宿命,讲吧啦吧啦……方士谦也并不领情。

当然如果那个小家伙能闭上嘴安静地待一会儿自己会很感谢他。

 

并且对蓬山的印象也好些。

  

---------------------------------------

  

方士谦觉得自己无论身处此方彼方,小半辈子始终活得随随便便的。

从小体弱多病,自己读书的班级甚至班主任都记不起他,每天的日常就是窝在家里揣着抱枕晃来晃去。母亲在公司坐班,做大学生物学教授的父亲则负责时常翘班回来照看着儿子。父子俩有说有笑,常说方士谦从小到大的病例足够开一个研究课题。方士谦就想,要是考了大学就去父亲的研究室,同班同学准备做实验,自己准备作实验对象。如今看来,可能导师开口第一句话是……

【同学们我们今天来研究一下这只麒麟。】

  

-------------------------------

 

在蓬山的第一年升山,徽麒找到了新一任徽王,在女仙们看来总觉得多多少少有些随便,有多随便呢,就是那种“就决定是你啦!”的感觉吧。

徽王携家室入仙籍后兢兢业业二十余年,然而徽台辅平日却毫无作为一国麒麟的自觉,仍旧到处闲逛。

   

-----------------------------------------

  

平日吊儿郎当的嘉王来探访,例行公事与微王寒暄了一阵后,嘉王便循着女官的指引来见徽台辅。

  

那是宫廷角落一片从未被打理过的花园。郁郁葱葱地生着各种奇异的荒草。

徽台辅以一个极随意的坐姿在草地里望天,半人高的草丛里只露了未着冠帽的头顶。浅色的发色混在草间的黄绿色之中,若不是眼尖恐怕连嘉王都逮不到他。

走近徽麒身边坐下,嘉王一手钳着烟袋,一手拨弄着下巴上的胡茬,深吸了一口烟袋又缓缓长舒一口气说道,哎——士谦儿啊,照你这样儿可不行啊——

方士谦低下头不再看天,抓了抓后脑勺一副例行公事的语气回答着。

微国新王登基二十余载,外交内政步入正轨,灾祸妖魔平息,有什么不行的?

“啧,你这小孩儿生得一副书生相,偏偏脑子就是不好使呢?”邻国的王也同样懒散地笑笑,“我堂堂十二国之首嘉国之君主,怎么好干涉微国内政?我说的不行,是你方士谦本人不行。”

【……?】

“返回微国二十五载,疏冷女怪,未曾变麒,不懂伏魔,不涉朝政。莫不知徽麒是否懂得政律,就算有一天自家的王失道,恐怕都意识不到吧?按你那个世界的话讲,当心遭报应哦——”

【咳咳咳……】方士谦不知是被嘉王的烟袋熏到还是被他的话呛了一口,轻咳了几声。

微微皱眉腹诽:报应?被你嘉王拐来这个奇怪的世界难道不已经是我的报应了吗,这处境再有什么报应莫不是只剩一死而已了罢——

这样想着,平日没什么情感的徽台辅苦笑着转头看向身旁跟他一并随意坐着的君主,二人被刚呼出的灰白色烟雾隔开,似乎突然变得遥不可及,对方皱着眉也在用复杂的眼神看他。

 

而后二人移开视线,再无什么交流。嘉王自顾自地抽完了一整袋烟,悠闲地起身掸了掸襟上的烟灰,行了个礼便溜达走了。

 

而方士谦依旧坐着,想想嘉王的话也确实如此。二十五年来自己从未主动接触过自己的女怪,也拒绝其他蓬山公教他的生存技能,自然不懂变麒伏魔之法。选王也是顺其自然,自己对国家和朝政本就毫无兴趣。

说到失道——

徽麒抚了抚左手蔓延至手臂的腐斑,并没再想下去。

 

最后的报应恐怕真的要来了吧。

 

================

懒散的方士谦get~

= =说起来十二国记里面挺多专有词的。。姑娘们不想百度的话可以留言里面说我后面解释。。。

评论(2)
热度(6)

© 月冉酱 | Powered by LOFTER